“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作者丨社长有点野

“连建国元勋的雕像都被推倒了,乱成这鬼样的美国是不是要崩溃?”“花式抗疫,又花样被打脸,还整天信口雌黄激化种族矛盾的川·懂王之王·普能否连任?”要说民间纵横家们“饭后混侃”不聊上述话题,打死你我都不信。装B扯淡是中老年男人的刚需。自春秋时期不知天高地厚的曹刿开始,我国布衣阶层就极富指点江山的热情,只是到处贴满了“莫谈国是”的牌子,大伙儿满腹的治国才情只好洒向美帝。热心市民还给美国时局定了个”汉化”的调子——党争。 问题来了:为什么要争?争什么?拿什么争? **关键词:**阶级矛盾、身份政治、政治极化、否决政治、文明冲突;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社会思潮随经济周期交替演进美国的时局,更学术性地描述是公共治理上的左右对立并两极分化。左右因何而来?经济发展呈周期性波动带来了社会思潮的“左右互搏”。左派以工人工会为基础,呼吁提高社会福利,以再分配政策为核心,主张“公平地分配蛋糕“。代表是民主党。右派则提倡小政府,重视私有产权,奉行自由主义刺激经济的那套”做大蛋糕”的发展理论。右派代表是共和党。 观察近100年美国贫富差距的变化,3个关键的转折节点尤为重要:大萧条、滞胀危机、现在。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工业革命之后,资产阶级迅速在世界范围取得统治地位,“看不见的手”成为资本主义横行无忌的理论旗帜,并冠之以无与伦比的美名——**自由主义——政府别管,让我尽情赚钱。**所以直到大萧条之前,资本主义世界一直奉“自由主义”为正朔,社会思潮右倾。社会财富在资本和劳动之间不平衡分配是贫富分化的源头,也是有效需求不足(富人有钱无需求,穷人有需求无钱)的根源,经济危机如影随形。大萧条到来,左的思潮(大政府)逐渐取代自由主义成为主流——以凯恩斯在与哈耶克的论战中取胜为标志。当时的哈耶克被怼出了内伤,甚至放弃了经济学研究跑去搞神经科学了。 危机社会中,底层必须寻求比资本家更强大的权力(大政府)来平衡财富的分配,如:强人政治、社hui主义等,为的是保障劳动权力和生活质量。美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总统罗斯福(连任4届,民主党人)通过政府主导投资和再分配政策,成功使美国成功走出了大萧条的泥潭,人们甚至戏称当时的美国差点进入社hui主义。大萧条时期经济表现出色的国家如苏联、德国其实都是“大政府”。社会思潮偏左。时间来到上世纪70年代,美国及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陷入“滞胀”危机,凯恩斯关于通胀和失业的理论被论证只在短期有效,加之当时的社hui主义政体很不社会,哈耶克的思想逐渐被大家接受,其著作《通往奴役之路》畅销全世界。80年代,美国通过大幅加息维持住了美元信用,逐渐走出的滞胀泥潭,弗里德曼等人所主张的“新自由主义”成为了经济思想界的主流,社会思潮向右。弗里德曼于1988曾指导过中国的“价格市场化”(传说中的价格闯关)。差点把国内市场给整崩溃,而当时的苏联正在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的指导下搞“休克疗法”。这俩故事可以说明当时的“自由市场”有多受欢迎。从目前的贫富分化程度看,美国社会底层已经到了“寻求大政府制约资本权力以保障劳动收益和生活质量维”的时刻,这正是民主党的桑德斯(民主社hui主义,偏左)突然变身网红的原因。社会思潮随经济发展周期性变动的现象从美国历任总统所属阵营和主要政治贡献中也能窥见一二(红偏右,蓝偏左)。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所以说,没有哪一套理论永远正确,只有适合了当时的历史发展趋势的指导思想才是我们应该拿起来的理论武器。我常反对凯恩斯主义的“需求刺激”与弗里德曼的“自由化”(主要是金融自由化)是因为我觉得当前最主要的问题已不是“做大蛋糕”(你看zf都不提GDP目标了)而是应“公平地分配蛋糕”。需求刺激+金融自由化加剧了中下阶层的债务压力和生活成本,是在用不公平的分配制度制造更大的贫富落差。但在凯恩斯和弗里德曼所处的历史环境中,他们无疑是伟大且正确的。此外,必须承认的是从大萧条到2008年之前,美国的两党政治均表现出了强大制度优势。制度思想上的“左右互博”——自由主义和社hui主义交替演进使美国社会能做到反复纠偏,通过选票更换执政党便得以实现政策顺应经济周期的变动,极大降低了社会成本。既不像法西斯,通过战争暴力输出社会矛盾,也不像东欧和苏联,承受了巨大的转型阵痛。从侧面也可看出我国在和平稳定中完成改革开放的伟大。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为什么说他们的制度优势只维持到了2008年呢?其实今天的局面在苏联解体时就已经埋下了祸根。苏联的解体不仅让哈耶克的理论获得最终验证,也让美国社会形成了一种不容分说的制度自信,学者福山更是指出“西方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将站在人类历史的尽头。于是,反共便成了美国社会的政治正确,带有社会zhu义倾向的施政内容容易受到攻击。此外,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工会越来越成为制约资本利润增长的关键因素(《美国工厂》)。于是民主党的主张中关于经济利益分配的话题大量减少,转而搞起了**“身份政治”**(对内)与“人权外交”(对外)。 所谓“身份”,即对阶级、宗教、国家、种族、性别等共性特征的确定,对身份的认同是把人们团结在一起的重要力量。美国社会逐渐形成了另一股政治正确,即:反种族歧视、反性别歧视…… “身份政治”以民主党政客不停给自己贴标签而攀上顶峰,奥巴马——黑人总统,希拉里——(若当选)第一位女性总统。 与少数族裔、女性、LGBT在“政治正确”中获得了更多公共资源与舆论便利不同的是身份标签最少的底层白人(男性、异性恋)在政策资源的争夺中失利。伴随着“金融自由化”一起到来的是“产业空心化”和巨大的贫富落差——资本靠金融割韭菜的效率更高——买房坐等升值比辛苦办厂强香太多。然后就是资金脱实向虚**,失业加剧+中产坠落**。客观地讲,白人失业率攀升的原因还有:(1)技术革新带来的替代效应;(2)拉美输入的新移民(廉价劳动力);(3)中国输入的廉价商品。失业加剧与福利缺失的证据是美国白人的人均预期寿命下降和单亲家庭比例巨幅上升。于是他们便有了共同的利益诉求:厌恶政治正确、拒绝移民、主张贸易保护……他们是WASP(White anglo-saxom protestant) 即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最初征服开发北美大陆的人群,是美国社会的保守力量,被亲切称呼为“红脖子”。看一下川普的身份:美国人、白人、富人、共和党人(以前干过民主党)、保守派、老人……以上,美国的两党政治便从经济利益的分配之争变成了“身份”上的对立冲突。所以现在美国左右阵营变成了:**左——民主党:新移民、少数族裔、职业女性、LGBT ,强调多元文化。****右——共和党:保守派、老移民、WASP(白人新教徒),强调本土身份(抵制移民),宣扬民族主义,主张民族振兴(再强大)。**

互联网是让两党政治越来越极端的重要推手: (1)流媒体→你看到的信息是量身定制的,以至于在你身边形成幸存者偏差。*举例:知乎混久了就有一种“985遍地走、211不如狗的错觉,仿佛所有人都是“人在美国,刚下飞机”的状态。当李总公开说还有6亿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时,许多人一时接受不了,难道李总会骗人?*流媒体盛行让人人都觉得自己代表的是“多数者的正义”,其实只是听不见其他的声音而已。 (2)信息难辩真伪→立场重于事实。网络信息真真假假,反转加戏如同家常便饭,真相是非便不再重要,大家都选择立场先行。*举例:某赵姓发言人在推特上说了”不当言论”(美军投毒云云)之后,批评者认为代表国家的发言当科学严谨,而支持者则表示“立场重于是非”——不论他说什么,只要是diss美国,我们就支持。*川普的支持者们非常清楚只要在任总统是WASP的背景,不论他如何不体面地信口开河,都会给予支持,因为支持川普就是为自己的利益说话。 (3)简化、标签、极端化的政治语言是操弄群体意识的不二法门。川普就特别喜欢给竞选对手贴标签,如:撒谎精Ted,扭曲的希拉里,瞌睡虫拜登……简洁有力又富有煽动性的语言无疑是强化身份立场的最佳武器,同时也极端反智。 美国匹兹堡大学经济学教授托马斯·罗斯基,曾在本世纪初提出著名的“中国崩溃论”,在《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统计发生了什么?》一文中通过质疑中国地方和中央在GDP数据统计上的巨大差异进而质疑中国经济增长的真实性。这货固然扑了个空,却基本做到了有理有据,进而被中国人民亲切称为“打入敌人内部为中国争取战略机遇的潜伏者”。据此逻辑,莫非信口雌黄的黄生、占豪、至道学宫等人是敌特? 美国政治上的两极分化体现在两党之间的共识越来越少: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在具体事务上则表现为否决政治——凡你支持的,我就反对(福山)。疫情爆发之初,特朗普说与流感无异,夸张的数字是民主党搞的鬼。民主党有没有搞鬼?当然有!疫情期间民主党的公关预算大幅上升。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发生后,暴乱也主要发生在民主党所控制的纽约州、加州、明尼苏达和特区等地。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与民主党领袖的“骑墙”做派不同,川普直接攻击暴力抗议人群为暴徒&Lowlife,他之所以旗帜鲜明地站到少数族裔与新移民的对立面是因为他知道摆明立场比“和稀泥”式地两头讨好更有效果,只要牢牢把握住占美国人口70%的白人的选票,就有望保住铁王座。川普口无遮拦,但他非常了解那些话都是其他白人想说而不敢说的(苦于政治正确)。对于黑人兄弟来说,只要他们的运动依然是反对种族歧视而非反对一切压迫,歧视就会一直存在。 奥巴马是黑人,被歧视了?伊万卡是女性,被歧视了?库克是同性恋,被歧视了?说到底,被歧视的是底层的黑人,落后地区的妇女、知识匮乏的同性恋者、贫困的新移民以及失业后潦倒的白人。法律规定的平等并不会带来经济和社会的平等。少数族裔、职业女性、LGBT群体必须认识到“平权”喊得再响,所得到的也仅仅是舆论场上“政治正确”的口惠而已。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文明的冲突 美国学者亨廷顿在上世纪90年代发表的著作《文明冲突论》、《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将文明概括为以宗教和种族为划分的文化群体,并将世界分为8大文明:西方文明、儒教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拉美文明、斯拉夫-东正教文明、非洲文明(可能)。他还对21世纪的国际局势作了预言,认为:冷战后,意识形态主导的大国争霸已不再是主要矛盾;儒家文明将联手伊斯兰抵御西方。之所以搬出亨廷顿,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文明冲突”其实是“身份政治”更宏观的表述(宗教和种族尺度);另一方面,他预见了意识形态对立成为历史后的东西方冲突即伊斯兰世界的混乱,只是东方文明表达为儒家文明并不严谨,且东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并无联手的迹象。所谓东西方文明的对抗,指向的是中美之间的大国竞争与摩擦,这是很多学者的共识。 但正如金灿荣老师所说,中美是世界上唯二的不会因为外部入侵而被颠覆的国家(规模优势带来了稳定),若败,只能败在自己手上。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贾谊《过秦论》) 所以亨廷顿真正担心的是随着新移民和多元文化对美国的渗透,冲突发生在美国内部。也就是眼下的情形——以种族、宗教、性别为“身份标签”的政治对立。亨廷顿否认“文明融合”,是民族主义者,认为美国需要外部敌人来界定和维持其民族国家的特性。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孟子》) 美国理想的外敌是:具备不同意识形态,不同种族文化,军事上又强大到可以形成可信威胁的国家——以前是法西斯,后来是苏联,现在是中国。所以,在“身份政治”的主导下,中美之间未来的主旋律一定是冲突多于合作。如果我们以“身份证治”和民族主义来看待川普的行为,就不难看懂他修墙、毛衣占、疯狂退群、撤军并拒当“世界警察”的逻辑。因为这些都由是美国当前的政治文化决定的,绝非川普的个人意志。陈平老师说:“政治上的事,要做的就不能说,说了的就做不了,做不成的才要天天说。” 要求扭转对华贸易逆差,其实就是要求中国多进口美国商品少进口别国商品,这不就把德国、日本等传统盟友给得罪了么?同时还会得罪国内的金融、科技利益集团。撤军、削减军费,会得罪军工复合体。美俄缓和?但他的能源出口又与俄国是竞争关系。这些道理不是川普不懂,而是给他投票的WASP们不懂。民主党的机会在于必须放弃身份政治,将施政重心转移到经济利益分配上。沃伦主张征收财产税,桑德斯打出了“民主socialism”的旗号虽然开了好头,但是靠选票来触动富人阶层的利益是没可能的。因为华尔街不仅可以用砸盘表明态度,还能用丑闻和陷害让他们身败名裂。资本是没有身份立场的,在任何时刻都异常清醒。华尔街当然想要“自由市场和宽松规管”,但共和党搞“逆全球化”,就不会得到支持,民主党搞社hui主义,也不会被赞成。所以注定了沃伦和桑德斯只能陪跑。对于华尔街来说,维系美元霸权,推进全球化,靠印钞投资中国资产所获得的收益远大于美国支付给中国的债务利息。这钱赚得轻松又有效率,还搞什么制造业?所以产业空心化和阶级矛盾,只会越来越严重。 为什么大家总把现在的美利坚和大明王朝相提并论?明王朝亡于土地兼并和美利坚败于资本集中算是殊途同归。明太祖兴卫所制,军人分得田地自给自足,军队的战斗力很刚,经常打得蒙古人找不到北。随着时间推移,军官、藩王、豪绅通过各种途径巧取豪夺了大量土地,底层士兵沦为佃农,怎么保家卫国?脚下土地没有一片是自己的,打来打去,差别无非是给鞑子种地还是给王爷种地而已,打个屁。文官清流们一个个满口的仁义道德、忠君爱国(跟左派精英天天政治正确一个尿性),可你要是想搞个变法新政让他们交税,他们能用唾沫星子把你淹死。占据大量土地的王公贵族不交税,税收压力全压在平民身上。外患一来,税饷向下摊派,不堪重负的底层只能揭竿而起。美利坚现在不就这种情况么?占据绝对多数生产资料的富人有一万种办法避税(巴菲特就曾公开讲过自己交的税比秘书还少),除自身劳动能力外一无所有的中产们却承担了大部分的税收和几乎全部的债务(底层吃福利)。 历史是给过机会的。2008年金融危机时,奥巴马本可以任由华尔街的私人银行倒闭,政府适时接管并颁布严厉地管制措施,同时发债大兴基建拉动就业将社会资源向中下层分配。然而华尔街的游说集团,不仅没有让出台重新平衡经济利益的政策,反而放水漫灌剥削民众给华尔街兜底。金融资本游说集团宣扬“大而不能倒”和明朝文官清流强扯“祖制不可违”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资源集中的地方就会产生权力,而权力又为分配资源而生。可见资源和权力是互为补益的关系——权力越集中资源就越集中,又进一步增强权力。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道德经》一个固化的社会系统,一定会形成食利阶层劳动阶层二元对立的局面,阶级矛盾不可避免,难以缓和的时候便会爆发出巨大的破坏力。是以,我才会说在危机状态,公平就是效率,若连稳定都没有,哪来效率?事实上,美国已经是一个权力结构相当固化的社会了,难道川普能代表底层白人?奥巴马能代表黑人?希拉里能代表女性?你看仔细,他们从来就是来自同样的学校同样的圈层的同一类人。这世上没有完美的制度,更没有完美的执行者,只有不断改革于流动才能避免内部的冲突。毕竟,大国亡于内部。美国的机会在于弥合内部的阶级矛盾,同时挑动竞争者的内部矛盾。直白地说就是对内做好利益再平衡,同时加剧中国的贫富分化。但食利阶层的局限性在于“资本天性逐利”,不可能对自己动刀。崇祯的岳父周奎在闯军杀到眼巴前的时候还心疼钱,美国的资本精英更是鸡贼地搞出了“身份政治”对中下阶层进行分化瓦解——底层人90%的苦难是相通的,资本却利用10%的差异分化了他们。所以,反歧视运动标志的“身份”冲突根本亡不了美国,反而是美国资本主义续命的精妙套路。底层黑人越是打砸抢烧,精英们越是笑得合不拢嘴——他们不怕你制造混乱,就怕你团结。我们不喜欢川普的毛衣占,难道民主党的全球化就是好果子?华尔街金融资本要求的全球化一定会push中国金融全面开放,好让他们利用印刷美元的便利炒作中国资产,加剧中国的贫富分化,激化社会矛盾。再利用美元收缩周期捅破泡沫制造金融崩溃。彼时,若辅之以”人权政治”和“军备竞赛”……这收益率比对付苏联时的“和平演变”可高得多。合作性的金融开放是笑里藏刀,反倒是对抗性的毛衣占让我们回到了实业兴国的正确路线。同样是资产泡沫,房市泡沫比股市泡沫危害要大得多,因为高房价会直接损害年轻人的生活福利,过度金融化所带来的产业空心化会推高年轻人的失业率……在任何制度体系中,社会的稳定都以年轻人的稳定为前提。美国学者(陈平教授的老师)曾在90年代依据人口结构预言了21世纪前半段的动荡(革命和战争)主要发生于中东和拉美,该预言已成为了现实。反观我们的机会,也在于实现国内的利益再平衡并激化对手内部的矛盾。入关小将们首先要做的不是宣扬“美国崩溃论”而是抵制炒房,放弃土地财政,征收财产税,推动反垄断立法;其次要拎清的是我们的对手是美帝的统治精英,那些底层的美国民众不论肤色、性别、性取向都是我们应当团结的力量(伟人的斗争经验)。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

总结 苏联解体后,笼罩在资本主义头顶的“阶级斗争”的阴影消散了,左右交锋的主旋律不再是经济利益的分配,而是“身份对立”与“文明冲突”。 资源集中就会产生权力,权力又主导资源分配。权力固化的社会必然会产生阶级矛盾。底层居民“利益再平衡”的需求能且只能通过改变权力结构来实现。政治人士所争论的从来不是立场问题,也不是路线问题,而是权力问题。法律规定的平等,并不能带来经济与社会地位的平等,反歧视喊得再响亮,所得到的也不过是“政治正确”的口惠而已。“身份政治”是解释美国当前社会现象的最优逻辑,也是统治精英分化中下阶层转移阶级矛盾的精妙套路。黑人闹得越凶,红脖子越愤怒,美国的统治阶层越安全,因为他们不怕你闹,怕的是你团结。界定并维系民族国家特性的最好方式是“外敌压力”,美国的理想外敌是中国。 大国亡于内部,所以我们无需恐惧于任何强国的挑战和竞争,“做好自己的事”在于做好各阶层的利益再平衡。危机时期,公平才有稳定,稳定就是效率,所以公平≈效率。 人类历史一直是压迫与反压迫、剥削与反剥削的历史,与意识形态无关,而是经济利益与社会资源失衡与再平衡的过程,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无外此类。我没变红,我只是顺应了社会思潮左倾的趋势!…… End ……- - - - - -

参考材料:

[1].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

[2]. 吴晓波《激荡三十年》;

[3]. 亨廷顿《文明冲突冲论》、《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我们是谁》;

[4]. 福山《历史之终结与最后一人》

[5]. 托马斯·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

[6]. 纪录片《川普的白宫之路》


推荐阅读知乎专栏**《简单经济学》**中的:

《我们从未获得真正的公平,因为我们从来不去争取公平……》《阶层固化是怎么回事?》《房产货币化,是加剧贫富分化的毒药》 —— 看见看不见的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凤麟诗社):“身份政治”分化了底层人民,“文明冲突”掩盖了阶级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