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内容纲要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作者丨社长有点野


据玛雅历法的数学算法所推断的结果,2012年12月21日地球会发生末日灾难。
 
小的时候,逢年长者神秘兮兮地兜售这套末日预言时,不知道多少人同我一样惊惶不安。

还没从繁重的作业里解脱出来,还没过上偶像剧般的生活,就要完蛋了么?
 
等到了那一天,早已确认所谓预言只是个误会,一切都不会改变。
 
哪有什么末日?太阳照常升起!
 
流光欺客,一个不注意就被它溜过去7年。
 
2012之前的时光过得是那么的慢,而“末日”之后,让人真切地感受到时光正加速得越来越快。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末日轮盘终究还是转动了么?造物或许从未打算用行星撞地球般暴烈的方式演绎“末日”,只是换上了“光阴飞逝”这样温和又人道的套餐。
 
庸庸碌碌确实是埋葬人最好的方式。
 
我打开记忆的闸门,努力想要抓住些什么,方能不辜诸位在屏幕前的几分钟。如果我的所思所得对诸位看清时势,辨识来路有所补益的话,我便不算自己2019年无所作为了。
 
1 到底是通胀还是通缩?
 
对于非专业的投资者来说,既无法获得隐秘的关键信息,也无法做出大量考察论证,唯一能做的就是顺势而为——在通胀周期中适当配置资产,争取不落人后,在“去杠杆”周期中,尽量减少包袱,争取顺利上岸。
 
而一段要蹭上了都能鸡犬升天的上升周期在一个人一生之中出现的机会不太可能超过3次,所以判断眼前的趋势是继续向上还是转头向下尤为关键。
 
可眼下呢,CPI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扬,而消息灵通的人士说“拿掉猪肉”是通缩的。那么到底是通胀还是通缩?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也表达了通缩的观点,理由有2:
 
1)由债务驱动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模式一定会迎来”去杠杆“周期,避无可避;
 
2)在“6稳”之前,老大哥喊的slogan是“3去1补1降”,这“3去”之中便有“去杠杆”。
 
人们习惯了用两极观点来看待问题,非此即彼,认为不是通胀就是通缩。
 
但仔细想想,自30年代的大萧条之后世界各国的决策者都不遗余力与通缩作斗争。不论是信贷宽松还是扩大财政赤字的QE,都是为抗拒经济陷入通缩螺旋而创造出来的政策工具,所谓“逆周期调节”也就是这么回事。
 
到了70年代,人们又创造出“滞胀”,即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同时发生。经济下行+物价上涨,可不就是这个局面么?
 
我认为以物价上涨与否来判断通胀是颇不明智的,因为物价上涨的原因有很多。通胀引起的物价上涨还表现为人们的收入增加很快,消费需求大涨,市场上“供不应求”,企业利润充沛,投资热情高昂,就业充分……各位看看身边的景象,可是这个样子?
 
眼下的物价上涨与“去chan能”、“查huan保”的“供ji侧改革”有直接关系。原来有10家生产水泥的,现在有9家不允许开工,只剩1家,你说水泥涨不涨?
 
所以现在的情形显然不是科学意义上的通胀,说“滞胀”似乎也有些牵强,因为经济下行是有,但是并没有通胀,而强有力的政策工具又将通缩给堵住了,好像很矛盾。

对眼下形势的描述,我更倾向于经济学家李迅雷的说法,即“流动性收紧”
 
用流量思维去看待货币是非常重要的思考方式,因为它不仅包含了流通中的货币量,还包含了货币流的速度。通常来说,在通胀周期中货币流速增加与M2快速上升是相辅相成的,表现为信用充沛,市场火热,交易频率高。而在通缩周期中,信用风险大增,市场冷却,投资热度下降,交易频率低,货币流速就降低,但在M2数据中却不容易体现出来。
 
以欧洲和日本为例,为什么负利率并没有使通胀预期上升?因为人们为了规避风险而倾向于储存货币,没有增加消费,投资者则转移资金至收益率为正的国家,比如中国。
 
这也是央行大佬在国际上纷纷推出负利率之际高唱反调的智慧——吸引“北上资金”流入。维持基准利率不变的同时推进LPR改革降低市场利率(LPR一定会走低),以缓和企业和居民的债务压力,小心翼翼维持着稳定局面。
 
经济学是研究社会的科学,简单说是研究人与人相互作用的学科,与自然科学不同的是人是易变的,所以社会也是易变的,抱着某个单一指标去解释经济现象无异于刻舟求剑。
 
就好比股市中,庄家总是知道刚入门的小散喜欢看技术指标(那些书都是他们写的,他们能不知道?,控盘强的庄家就会做出漂亮的技术图形给你看,那些死守KDJ、MACD、K线指标的散户无疑会被吃得死死的。
 
如果仅凭指标信号就能准确判断买点精准投资的话,那赚钱是不是也太容易了?
 
在流动性收紧的基础上,我认为流动性是分化的,也是分层的,通俗点说,就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流动性偏紧”换个话讲叫“钱荒”。既然“钱荒”,那就多发钱行不行?不行,因为“钱荒”的原因不是钱太少,而是因为钱太多。又矛盾了,对不对?

因为钱是债务,钱太多就是债务太多,导致能用来消费的钱太少,所以就表现为“钱荒”,到处都是因现金流枯竭而出现问题的企业和债务人。
 
问题是那些“发行太多”的钱,去哪儿了?200w亿的M2,每一分在银行账户上都是有主的哦,只是趴在账上不动弹了而已。
 
中国古代最广泛使用的金属货币是铜,铜的形态基本映照着社会形态。

商品经济发达,铜被铸成钱;随着贸易的持续,一些人积累了大量财富,纷纷把铜铸成佛像,或者埋到地下储存起来;流通的铜钱减少,通缩到来,生产性危机爆发,底层人民不堪重负,掀起了反抗统治者的斗争,铜被铸成武器……历史循环往复,一直如此!
 
从发达的商品贸易到生产危机的过程中,铜消失了吗?并没有,只是被储存起来了而已,同样的道理M2越发越多,为什么还会“钱荒”?因为钱被储存起来,没有参与流通而已。
 
钱是被谁储存起来的?为什么储存?
 
自然是谁有钱,谁才资格把钱储存起来,不是吗?
 
资苯主义最大的问题就是在财富分配的过程中让资苯家获得了超出其消费水平的财富,他最多只能消费掉1k,但他却分到了1w,多出来的9k要么拿去投资,要么铸成佛像储存起来。
 
拿去投资不就参与流通了么?
 
刚开始确实是拿去投资的,买地、开厂、增产……多分配的9k一直在参与循环,直到投资的边际收益递减为0,他们便不再轻易投资,转而储存货币(储存土地是储存另一种形式的货币)
 
为什么投资收益会下降?
 
因为普通人没钱了。很简单的道理,酒厂生产了100瓶酒,每瓶售价100。酒厂的营业额10000。厂长向工人支付工资2000,向生产原材料的农民支付采购金3000,剩下利润5000。

所有的工人+农民的消费能力只有5000,所以能消费掉50瓶酒。厂长有5000的消费能力,但肚量有限只能喝掉10瓶酒,于是就有40瓶酒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就是过剩生产力,就要减少投资,裁员,减产。
 
凯恩斯主义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是借5000给工人和农民,这样他们就能消费掉全部的100瓶酒了,至于将来怎么办,反正都会死,管他呢。
 
问题的关键在于工人和农民的消费能力不足,假设工人工资是4000,农民采购金是5000,厂长利润是1000,不就刚好能够消费掉100瓶酒了么?

凯恩斯通过借钱给普通人的方式而不是靠削减资苯家的利润所得来解决问题显然是害怕得罪厂长。
 
我之前从居民负债角度论证“信贷”无法扩张进而推断房价无法再涨的观点时,总听到有人说“房子是专为有钱人提供的,现在有钱人真的很多!”
 
这句话我只同意一半——现在有钱人真的很多!

前半句我可不同意。上面的例子告诉我们,厂长在投资的时候是必须要考虑工人+农民的消费能力的,如果穷人消费能力不足,富人便会保守投资、储存货币……通缩螺旋发生,紧接着就是动荡。
 
综上,生产活动中财富的不公平分配→ 贫fu差距扩大→ 穷人消费能力不足→富人收缩投资,储存货币→ 流动性偏紧……

 
2 财富集中与治乱兴替
 
上文那套逻辑我已经讲过无数遍,从铜的形态(钱→ 佛像→ 武器→……)就能看出社会治乱兴替的根源在于社会财富的过度集中,放在古代叫土地兼并。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上图中,指示90%的普通居民财富占比的红线与指示0.1%的富豪财富占比的绿线上一次交叉是在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当时爆发了大萧条,随后又迎来了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又临近交叉,看看南美和中东正在发生什么。
 
而财富过度集中的根源在于社会财富的不正当分配——资ben家们分得了超出其消费水平的财富。这话一出,肯定会得罪那些企业家朋友。
 
但谁能指定资本利润是多少比较合适呢?

有些行业高,有些行业低,根本无法制定统一标准,只能交给市场来决定!既然资本利润是市场决定的,怎么能说是不正当的呢?有些资ben家就是省着钱不花,但并不代表其利润所得过高啊。
 
这个问题似乎无解,马 Lie 给出的解决方案是revolution+中央计划,已被历史和哈耶克验证,我就不多说了,多说会被毙掉。马 对资ben主义的解读无疑是正确的,阿耶克对计划 jing 济的吐槽显然也有道理。
社会财富过度集中一定会招致动荡与路线选择的讨论,所以未来的时间里,socialism (社会xx)与 capitalism(资ben xx) 的辩论将重新变得激烈。但我想说的是社会是变化的,所以解释社会的理论也是发展的。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二元的,资不行就社,社不行就资是不爱动脑的坏习惯,应摈弃之
不要期待短期内社会有太大的变化。马说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就会诞生新的阶级提出新的权力要求,这无疑是伟大的真理。但是提出权力要求的阶级必须掌握绝对力量,其要求才会得到回应。资产阶级掌握了工业化的成果,所以国王必须向其让渡权力。时至今日,工业这一创造财富的能力仍在资产阶级手中。

所以,我们无法脱离现有的、既定的权力框架去讨论路线问题直到技术革新到来,我们可以在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的组织下进行协作而绕开作为撮合生产中介的资本,只有解构了资ben对“制造 & 创新”的垄断,我们才有资格提出我们的权力要求。
所以,眼下的重点是我们应该如何保障自由市场的自由,只有这样,当技术变革到来时我们才有提出权力要求的机会。

充分竞争的市场才是真正自由的市场,只有充分竞争才能保证资本利润最接近合理水平。所以我们应该旗帜鲜明地反对垄断,有些人竟公然倡导所谓的“头部效应”与“行业集中度”,不是蠢就是坏。
 
我曾在文章中反对过弗里德曼的“新自由主义”,因为我觉得他是在为“资ben为所欲为”创造舆论环境,并由此导致了美国自70年代以来的金融领域的无序增长。
 
如果“资ben家获得了超出其消费水平的财富分配”合理与否存在争议的话,因货币扩张和债务证券化而产生的对劳动群体的财富洗劫是无可争辩的不公平。
在2008年美国发生的金融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由缺乏监管的金融系统造成的泡沫与危机最终通过美联储和联邦财政注资的方式被全民分摊了。还有一些打着资ben流通自由旗号的人士,变着花样地把债务留在国内,把资产带去海外。这种“无序的金融自由”当然需要被反对!

2019年某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说账上有800多亿现金,结果顶格处罚才60w,这和罚酒三杯有什么区别?造假割韭菜的成本几乎为0,不割白不割,割了也白割,白割谁不割?

此外,从解决流动性危机的角度上看,决策者之前一直盯着底层消费人群,想的是如何鼓励消费,创造出了各种消费贷款工具。我认为应该把目光转向有钱人推动他们把钱投入市场,不论是进一步扩大奢侈消费还是投资增产,总之不能让他们养成储存货币的坏习惯。

社会治乱兴替的源头即财富过度集中的问题,根本上是财富如何公平又有效地分配的问题。

财富如何分配既有效又公平?想来想去,只有按劳分配一途。
很多人认为解决贫富分化就是要均贫富,这种想法太偏狭,因个人天赋和努力程度的差异所造成的贫富分化是正常现象。

有人说企业家获得利润分配是其精英能力的体现,是按劳分配的结果。如果市场是充分竞争的情况下,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但在眼下的情形中是否依然合理尚有待辩论。而继承所得百分百不是按劳分配。所以,有人提议应征收100%的遗产税,请问你同意吗?

诸位可以稍稍思考一下再做出自己的选择,希望你能在评论中聊一聊自己的理由。


以上问题皆待肉食者谋之,我辈布衣,躬耕于陇亩才是本分,但我需要提醒各位的是任何东西,你不去要,是不会有人白送给你的。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说到底我们屁民最关心的还是如何保住财富扩大财富。很多人想要直接的答案,我这么长篇大论,废话连篇,ta看不下去。我在债务危机系列的文章里起码说过3次,长期看货币相对于黄金、股票、大宗商品来说会贬值,现在再去看,是不是这个理?

我想和大家一起思考的是什么才是一个社会真正的财富?
窃以为物资产出才是财富,而货币只是价值符号。再往源头上追溯——制造与创新才是财富之源。

如此一想,是否就清楚自己该抓住的财富是什么了呢?

 
3 房价跌了没有?
 
我国房价是个迷,已上车的和中介说还在涨,空头们则互相转发着“xxx项目降价,业主怒砸售楼处”的新闻。

2019年的房价也是分化的局面,大城市中北京、上海、广州、济南、青岛、厦门肯定是跌了的,幅度都不小,但深圳、苏州肯定是上涨了。

房市是个流动周期相对较长的市场,日本的泡沫经济90年初就破了,房价直到92年才有明显下跌,一直跌到2005年才见底。所以别再问我什么时候才是购房的最佳买点,我只能说自2019年以后,每往后一年,购房成本都会下降一步。这里说的购房成本不单指价格,而是指具体的社会个体为购房所付出的劳动时间。
 
我翻遍了历史,从没见过是泡沫却能不破的。
软着陆的故事,我没听到过,如果谁有,麻烦讲给我听听。

楼市有没有pao沫,大家见仁见智,我不试图说服谁。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上图2 是著名研究机构Numbeo发布的数据,网上随便一搜就有,其中我国的准一线与二线城市并为参与排名,比如厦门、三亚、苏州等,否则前20,至少拿下一半。

身边的朋友经常拿上海对标美国的纽约,我翻了下,上海排第4,而纽约排在第94。

有没有泡沫,会不会破,那些头头脑脑们难道不清楚么?轮得到我们在这争得面红耳赤

对方辩友说:“zf不允许房价下跌,限购+限售,限跌令就是证据。”

限购+限售以及二手房限贷是为了防止房价下跌么?错,是为了减少房价下跌所造成的损失。

某炒房团在价格100的时候买了10套房,房产市值1000,后来涨到10倍,市值10000。都知道这10000的市值是有泡沫的,接盘侠要接住这10套房,不仅要掏光6个钱包,还要加足杠杆。
请问,对于决策者来说,如果泡沫注定要破的话,是破在炒房团手里的损失小还是破在接盘侠手里的损失小?

腰斩对于炒房团来说只是利润回吐而已,但对接盘侠来说则是灭顶之灾。

限跌令则是为了卖地,有哪个大城市会整这出?都是些三四线往后的十八线才有的套路,理由就不多讲了,能想明白的自然会明白。


4 2020年最好的投资是提升自己!

我最后再啰嗦几句废话,分享给大家,也说给迎来而立之年的我自己。

1)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

曼昆在其所著的《经济学》中告诉我们,经济学家所表达的观点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是positive statements,即实证表述;第二种是normative statements,是带有个人价值判断的规范表述。

我们在看到一个人表达观点时,不仅要去判断他说的是否有道理,还要去思考他为谁而说,为什么这么说。官方的信息窗口引导性甚于说服性,我们更要思考ta试图将我们引往何方,为什么往那个方向引,我们现在处于何地。
这一切都要求我们有清晰的独立思考能力。
2)穷人负债为消费,富人负债为投资。
消费还是投资?看上去是选择的问题,但其实是眼光的问题。我们常听到美国老太太的故事,认为她到死的时候一直都住着新房子,所以是更明智的。很多人把这个故事挂在嘴边,提醒自己即时消费,即时享乐。
投资品与消费品对于个人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投资品是一项可随时套现的资产,负债是加杠杆。为什么我们过去总喜欢买房子,因为房子是投资品,只要房价涨幅超过银行利率,只要市场流动性充沛,加多少杠杆都没关系,如果自己觉得压力太大,还不上了,就把房子卖掉,还有的剩。
但消费品就不一样了,到手跌价,流动性低。负债消费,不仅投入的是未来收入的机会成本,还有未来时间的机会成本,因为个人的行动和资金安排一定会受到债务的限制。
再往深一点去想,一个人习惯于“负债消费”为的是满足即时需求,这样的人多半对诱惑的抵抗力更低。习惯借网贷小贷去消费的人,一定同时有其他并发症,比如没有策略地沉溺于快手、抖音、微博、游戏等提供的即时快感中。
ps:求生欲告诉我这里要多解释一句,我并没有贬低玩快手、抖音、微博、游戏等的朋友的意思,所以我在文中highlight了“没有策略地沉溺”与“即时快感”,我相信即使是抖音这样明目张胆“偷”人时间的APP也可以被驯化。
总之要更多关注长远需求,如果连稍微看长远点的眼光都没有,谈何“图谋将来”呢?
3)大部分精力,应放在做事上。
年轻时想法总是多变,今天一个主意,明天一个创意。到了而立之年我才真切体会到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胜过把一万件事做得平庸的道理。
有人问雕塑大师罗丹“什么是艺术?罗丹回答说:“日复一日的工作就是艺术!”

品品这句话,日复一日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就是艺术,中华哲学中所讲的“道”其实也是这个意思!

4)别总是跟别人讲自己的计划。
因为你讲的越详细,大脑越是会产生已经实现了这些计划的快感,行动就会变得迟钝。这就是那些年我们立过的无数flag倒下的秘密。

5)要去工作,不要当咸鱼!

咸鱼最快乐的日子,无非是没有压力,没有负担,所以他觉得自由就是没有束缚。可真正的自由,来自于对生存能力的强大自信,而这种能力来源于自律自省
6)任性是最不酷的事情

这句话其实是李荣浩讲的,任性谁都可以做到——我不喜欢,我就不配合,我就这样了,你奈我何?
任何一个工作,都是有它的艰辛之处的,也都会有让你不如意的地方。很多情况其实稍微挺一挺就会有转机,不要动不动把“气场不合”、“氛围不喜欢”、“老板傻逼”作为逃避工作的理由。
7)珍惜那些在你因过度情绪化而做出决定的时刻,给你提供反对意见的人。

在你解决掉自己的情绪之前,在执拗又赌气的状态下做出的决定,其结果往往既不会让你利益最大化也不会让结局最圆满。那些跟你说“follow your heart”的人,看似支持你的决定,其实ta只是很鸡贼地纵容了你的任性和不理智。
说出“follow your heart”这样的话,说者既不用花费心力,也无需承担后果,是不走心又无建设性的说辞。而那些劝你冷静并认真提出方案帮助你在混乱和麻烦中溃围而出的朋友,才是真的把你的事情放到了心上。
8)维持一定的社交频率。

流动性不仅指货币的流动,也指商品和信息的流动,经济学上的道理是流动与交换一定能够创造价值扩大生产可能性边界
9)面对敌人,该刚则刚

都说朋友多了路好走,为什么要树敌?

我就不觉得多个敌人时刻在那提醒你做事要光明磊落有什么不好。
对付碧池,我的态度一以贯之——菩萨心肠,霹雳手段——ta 要么不惹事,要么就聪明到不留下把柄。
我们的每一次选择都是在为自己想要的世界而投的票。
以上,如果要选一个词语作为2019年的总结的话,我会选“转折”。转折意味着过去长时间来形成的趋势惯性停止了,意味着方向的变化,意味着一段新的路程……

前路迢迢,吾辈仁人,当矢志以往!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End —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凤麟诗社):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