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内容纲要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鹅城故事新编》系列 · 第一篇


张麻子和汤师爷走马上任鹅城。

 

老汤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但眼睛里闪着如老鼠一般的精光,不时咂摸着嘴,似乎在品味着自己精妙的盘算。

 

张麻子叉坐在太师椅上,抬头问道:“师爷,当县长最重要的是什么?

 

老汤回过神,得意地说:“捞钱!

 

第一场,“修宅子,开钱庄”

 

张麻子:“打住,你该不会又想说’拉拢豪绅,巧立名目,三七分账‘的话了吧?

 

老汤:“别介呀,你说的那是上一个电影的事,咱不带这么串的,这回我这就六个字’修宅子、开钱庄‘

 

老三:”大哥,姓汤的不老实,让我一枪崩了他!

 

旁边的六子摩挲着手里的驳壳枪,咧着嘴说:”要是有正经生意给我们做,还用得着钻山沟当土匪吗?

 

老汤急了:“嘛呢,嘛呢,一言不合就动刀动枪。咱现在是官府,有了这(指了指手里的委任状)就有正经生意做,不光正经,还很惊喜。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张麻子给老三递了个眼神,老三讪讪地收了枪,踱到大门口,机敏地警戒着四周。张麻子拍着师爷的肩膀说:“师爷,你可得再给我翻译翻译,什么特么的叫特么的惊喜。

 

老汤:“有这(指委任状),咱们是官府吧?

 

张麻子:“是官府!

 

老汤:”官府收税天经地义吧?但鹅城老百姓穷,你铁定收不着。

 

六子:“我爹说了,谁有钱收谁的。

 

老汤:“别听你爹瞎说,他在《让子弹飞》那场戏里用的是抢,打得噼里啪啦的,那不是正二八经的收税。要和谐么,你就没法再抢黄四郎。

 

六子:“那咋办?

 

老汤:“咱们有什么呀?

 

六子:“有枪,有队伍,还有官身……”

 

老汤:“咋的?你还想穿着官服带队伍打家劫舍?咱有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鹅城的地都是官府名下的,有地就不用当土匪。咱把这些地给划啦成一块一块的,然后再一块一块地往外租,租金一次性收够70年的,谁出价高归谁……“

 

老四:“大哥,师爷的话咱信不过,还是让三哥一枪崩了他吧!

 

老三在门口喊:“我压血花有绝活,保证不溅到身上。

 

六子:“你都说百姓没钱了,谁会来租我们的地?还要一次就收70年的租金,不拿枪顶着他的脑袋,谁能给这钱?师爷你租房的时候喊的可是押一付一哈~“

 

老汤的脸憋成了猪肝色:“不带这么吓唬人的。这地谁都有可能租,我这套路在南国那边可是有名头的,叫‘招~拍~挂’。黄四郎一定会租,你想啊,他拿下一块地(70年的使用权),立马放出声来说要造宅子,还要造那种时髦的哈利波特式城堡,他那厢图刚画好,弄一样板间就能开卖,宅子都不用修……“

 

张麻子:“如此一来,黄四郎一转手就把租地的钱给连本带利地挣了回去,所以他一定会租咱们的地。

 

老汤:“县长高明,黄四郎不仅赚回了租地的钱,连修宅子的工程款都能先捞上手。

 

六子:“老百姓哪里有钱买宅子?

 

老汤:“所以呀~咱得开钱庄!

 

张麻子:“借钱给百姓买宅子,宅子变成了抵押品,这地一转手又到了咱的账上,还能每个月收着百姓交的月供。“  张麻子向师爷竖了一个大拇指。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六子有点着急:“爹,您不是说要公平吗?

 

老汤:“这很公平!你要给老百姓办事,不得花钱呐?修路、架桥、办学校、建医院……样样都得花钱,这钱是你出还是我出?要不卖地,弄不来钱!

 

张麻子:“对喽,收到了钱,咱就开矿、修路、修地铁、建医院、办学区……咱这鹅城就兴旺了!兴旺了,宅子就要涨价,宅子涨了地价不涨不合适吧?

 

老汤夸张地摇着头:“不合适,绝对不合适!

 

张麻子:“四大家族看到黄四郎拍第一块地的时候,空手套白狼赚得溜溜响,一定会出手抢第二块第三块地,拍的时候我派小七混在里面抬抬价,呵,不怕价格不翻番。”

 

老汤:“我还有一计,咱修路之前要先在城东和城南画几个重点区域,咱就可劲儿的修那几块地方,别地的百姓一看,呵~这地儿修得不错,就一股脑全往这挤……嘿~谁有钱谁才能挤进来,价格就还能涨。“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六子:“价格一直涨的话,百姓哪有那么多钱?我们也没那么多钱可以借给他们呀?

 

老汤:“大洋是没多少,但钞票要多少有多少。

 

张麻子:“师爷的意思是百姓买房的钱都是钱庄印出来的!”

 

小七:“大哥,既然钱庄能把钱给印出来,那咱直接印不就得了,还废这劲干啥呀?

 

老汤:“你要直接印纸钞的话,拿出去使,除了你自己信,没人会信。但是让老百姓以宅子做抵押从钱庄里往外借就不一样了。你想啊,这过去人们使的那银票为啥能花出去?因为那一张票子说50两,钱庄里就对应躺着50两现银。

你直接拿纸印,那就是纸。所以才要百姓拿房子作抵押,从钱庄把纸钞借出去,他们借出去的纸钞在钱庄都有对应的宅子,这纸钞才能真的值钱。

 

张麻子:”如此一来,市面上的钱就会越来越多,除了宅子涨价,拉车、卖菜、妓院烟馆……都特么会涨价,这些人就挣到钱了,他们一挣钱,就会有更多百姓去干拉车、种菜、开妓院烟馆的营生…… 这经济就上去了。百姓挣到的钱会越来越多,咱也就不用费劲吧啦煽忽他们去跟黄四郎硬刚了,黄四郎和四大家族靠从咱这拿地空手套白狼赚了不少好处,以后自然会看咱的脸色行事。

 

六子:“那这官府和过去的地主老财不就一个样了吗?百姓通过黄四郎和四大家族间接使用官府的地,然后每月给官府交租子(月供)。爹,我们打的不就是地主老财吗?

 

老汤:“呸呸呸,六爷,话可不能乱说,我这招可比地主老财收租子的办法高明多了。古时候,地主直接收取佃户或3~4成的收成作租子,灾荒年月还放个高利贷,还不上钱就拿‘喜儿’抵债。老百姓真真切切地感受着地主的剥削,对地主老财的仇恨一点就着,很容易形成星火燎原之势。


我们这可不同,首先,百姓们买房的钱是交给开发商的,房价太高那是开发商和炒房客的错,没我们的钱庄借钱给他们,他们能住上新宅子吗?其次,他们把宅子当成他们的资产,自然会和我们站在一条线上,宅子卖得越贵,他们越开心,只要后面卖得更贵,他们就相信996是福报。“

张麻子:“搞建设要花钱,没钱就要收税。可要是凭空向下摊派,直接分走百姓的财富,他们就容易愤怒。在《让子弹飞》里,当他们的钱都被黄四郎收走的时候,怒火就被勾出来了,我就是利用了这点才办倒了黄四郎。但若是他们掏光储蓄背负巨债是为一件东西的时候,情绪就会不一样,佃户每月交租,感受的是自己的辛劳所得被人给分走了;市民每月供宅,感受的是自己辛苦劳动是在维护自己的资产的确是好招“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第二场,百姓成穷鬼了

 

突然,大堂里响起一声凄厉的叫喊“啊~~”,老汤拿着账本瞪着双眼大声嚷道:“晚啦,前5任县长把地都给卖完啦,百姓成穷鬼了,没油水可榨啦!

 

六子:“百姓没钱,不是可以问钱庄借的吗?钱庄的钱都是印出来的,这可是你刚刚才说过的,你总不能说钱庄也没钱吧?

 

老汤:“百姓向钱庄借钱买房得有俩前提,一是宅子还得继续涨价,二是百姓们能还得上月供。但这俩前提在眼巴前的阶段是互相矛盾的,不涨价老百姓就不买宅子,可要再涨,他们就真的还不上月供了,钱庄就不能借钱给他们。“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老四:“大哥,姓汤的嘴里没一句实话,还是让三哥崩了他吧!

 

张麻子眯了下眼,示意老汤继续说下去。

 

老汤:“美利坚有个叫dalio的牛人曾经说过,一个人的支出是另一个人的收入,支出的钱可以是挣的也可以是借的。当一个人拿出储蓄加上钱庄的贷款去买宅子的时候,就意味着另一个人收入会增加,收入增加意味着借贷能力也会增加,于是他的支出就会增加,那么下一个人的收入就会增加……如此循环往复形成一个良性的经济增长期,这就是我在之前所说的卖宅子的好处人人有份。可是经过前5任县长和黄四郎的折腾,这套模式被玩到头了。

 

理论上,这套模式是没有问题的,债务可以循环递增,人们的收入也在循环增长啊,只要债务增幅≤收入增幅就能够保证经济的正循环永久持续下去。但现实中存在两个问题:

 

是黄四郎和四大家族分配到的财富超过了其消费需求,他们没有将所有收入都投入消费,而是大量储藏货币。黄四郎的收入增速远大于支出增速,就会导致普通人的收入增速小于支出增速。直到普通人的收入勉强能够满足支出中负债部分的利息时,人们便不能继续增加负债,于是支出不再增加,市场需求减少,投资就会减少,紧接着就业机会、工资就会减少,人们收入就会下降,必须要压缩支出……经济进入通缩负循环;

 

 2 是买宅子的壁垒越来越高。这是由两个原因造成的:第一,黄四郎和前任县长们没有控制好钱庄的货币供应而使得纸钞的购买力迅速下降,老百姓们购房的存钱周期变长;第二,早购房者从房价上涨中获得极大收益,这些收益皆来源于后来的接盘者。接盘者不仅要承担纸钞购买力贬值的损失,还要支付早购房者的过量收益,自然会倍感艰辛。


年轻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这点很好理解,古时候佃户种了地交完租子后剩下的部分还不够自己一家人嚼裹的时候自然就会选择做流民——还种地干嘛呀?不种地饿死,种了地还是饿死,有那力气干点啥不好?就会发生生产危机。“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张麻子:“既然卖宅子赚得美,黄四郎和四大家族一定会把别的生意全撂下,全心全意当开发商。跟着他们贩烟土、拐卖人口、开妓院的伙计就挣不着钱,自然也就没有钱再去买高价的宅子!“

 

正说话间,张麻子抓起腰带就要往外走。

 

老汤:“你这干嘛去呀?

 

张麻子:”吃黄四郎的鸿门宴,师爷你得跟我一起,你~~就是我的张良。

 

老汤边走边问:“吃啥鸿门宴呀,人家请你了吗?

 

 

第三场,“鹅城经济被黄四郎绑架了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黄四郎:“兄弟我先向县长大人道个喜了,一定赚死你!

 

张麻子:“黄老爷说笑了,整个鹅城谁不知道钱都进了哥哥您的腰包。

 

黄四郎:“欸~ 只是听着风光,我每天一睁眼,就有几十万人指着我吃饭,压力好~大的。

 

张麻子:“不瞒黄老爷,兄弟这县长,买来的!买官~就是为了挣钱,师爷说应该挣百姓的钱,可我说,谁有钱我就挣谁的。百姓,没有钱,他们未来30年的钱都被你黄老爷给挣了,所以你有钱。

 

黄四郎:“哦?县长打算怎么挣?在下洗耳恭听。

 

张麻子:“师爷,你土地财政那套是跟谁学的?

 

老汤:“美利坚!美利坚在18世纪末为满足财政支出为战争筹款而大规模出售土地,咱都是跟它学的。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张麻子:“美利坚不卖地了之后呢?

 

老汤:“收税——房产税!

 

张麻子:“对喽,收黄老爷的税。

 

黄四郎:“哈哈哈哈,您不是第一个想收房产税的县长,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这税,你收不成!

 

张麻子:“收不成?说说看,为什么我收不成。

 

黄四郎:“首先,卖地比收税挣钱,房产税不能代替土地财政收入。我的管家曾经测算过,国际上一般税率为3.5%,按2o17年的存量房计算,要收到当年那么多的卖地收入的税,按30㎡的免征面积算,你这税得收到4.8-23%(数据来源于恒大任泽平),你没办法这么收钱!

 

其次,这税已经在土地出让和宅子交易环节收过一轮了,现在又收,县长莫不是要让百姓寒心?

 

最重要的,你现在收税,持有房产的成本大增,获利盘抛售会导致房价跳水。我黄某人是生意人,生意有赚就有赔,我赔钱我认,但是县长您别忘了,鹅城钱庄流通的纸钞都是百姓们用宅子做抵押借出来的,如果抵押物价值大幅下跌,纸钞还是原来的纸钞吗?钱庄破产,百姓积蓄毁于一旦,届时县长就是鹅城公敌。

 

你呀,还是太年轻啊。在《让子弹飞》里你不是说没有我对你很重要吗?现在你看看,搞经济,你不光要依靠我,你还得保住我……“黄四郎龇着一口金灿灿的黄牙像是在示威。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张麻子:“师爷,黄老爷此话当真?

 

老汤:“是真的,他这套玩法分三步走,第一步是让土地(宅子)变成可以交易的资产(能交易和流通的才叫资产,否则就不是)。是资产就可以抵押从银行贷出钱来;第二步是让它证券化,就是让土地和宅子所抵押的贷款可以打包组合进行证券交易,进一步扩张信用加速货币流通;第三步则是让ta变成货币,一旦泡沫太大钱庄和地产公司的现金流扛不住,央行就会印钱去收购泡沫资产来稳定金融市场。要知道,央行的资产就是货币的锚,这样一来,黄四郎就将他的宅子和老百姓的票子彻底绑定了。“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张麻子:“这不公平啊,很不公平,太特么不公平了!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张麻子:“师爷,这鹅城的土地有一寸是老百姓的吗?都是前任县太爷和他黄老爷的,土地资产化获得资金也是黄老爷和县太爷的专利,这是第一个不公平!


他们倒售贷款证券扩张信用,稀释百姓手里的货币,这是第二个不公平!


当资产注水太多,泡沫太明显,他们就把有毒资产扔给央行接手,让所有的老百姓承担他们吹大的泡沫风险,而他们呢,早就通过给自己发高工资和奖金红利赚到大把的钱了,这是第三个不公平!


像黄老爷这样的地主,哪一位没有个像样的海外信托来确保后路呢?

 

师爷,你建议我通过控制地价收取“间接税”,我承认我动心了,可是间接税含在商品价格里,对富人穷人是一样的征收标准,不光起不到均衡贫富的效果,还制造了更多的穷人,这一样也是不公平的!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黄四郎:“那么敢问县长,你打算如何公平呢?

 

张麻子:“收税,收直接税,让黄老爷交税,我看就很公平。

 

知道为什么钱庄印了那么多钱,还会发生钱荒吗?眼下这行情,到处都缺钱,上市公司接连爆出财务造假、债券违约的雷。M2都快200万亿了,还特么缺钱,有天涯大V说是因为新发的钱都拿去还负债利息了,所以钱荒。但我不这么看,我认为是货币的流通速度下降了,因为大部分钱都落在了黄老爷和四大家族手里,没有参与市场流通,所以市场才会发生钱荒。自古以来,都是这样!

 

黄老爷的钱多到花不完,当投资收益大于风险的时候,你会选择把钱拿出来投资,当投资收益小于风险的时候,你就会收缩投资而储存货币。投资收益下降与钱荒发生的时间的节点基本是一致的。

 

为什么投资收益会下降?因为百姓没有钱了,消费不动,投资自然就会减少,老百姓的收入就会减少,从而进一步限制了消费,经济增速就是这么下降的。

 

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把黄老爷的钱从存款账户里给赶出来,那么就要对你的存款征税,也就是所谓的负利率

 

为了防止黄老爷跑路,当然需要限制资本流通,把你堵在鹅城。

 

黄四郎:“没关系,我最乐意造福百姓了。

 

张麻子:“我还要对你的宅子征税,不光你的碉楼,你名下的茶馆酒楼出租地产,统统要收。

 

黄四郎:“你就不怕我抛售资产引起崩盘?

 

张麻子:“卖?卖我也收你税哦年后我搞一个全城人口普查,要求所有房产都上线备案,任何人的宅子什么时候买的,市场估值多少,涨幅多少,届时都能查得一清二楚。涨幅多的多收,涨幅少的少收


至于你说的崩盘,呵呵,我有两个办法可以避免这个情况出现,第一,限购+限售,压缩交易量;第二鹅城钱庄会注资兜底你抛售的资产。总之,你拿在手上,我收你的房产税;你卖,我收你的所得税。你在宅子涨价这块挣了那么多银子,吐出来点不过分吧?

 

黄四郎有点急:“可是房产税根本弥补不了土地出让收入!

 

张麻子:“欸,这你可就错了。首先,并不需要房产税覆盖土地出让收入。因为土地出让是一次性收入,而收税是持续性收入。这就好比一家公司,年利润是1000w,你要把它买下来的话,按10倍PE算,你得花1亿。所以房产税低于土地出让金是很正常的。地嘛,总有卖不动的一天,届时肯定要收税。


其次,我并没有说开始收税,地就不卖了。因城施错,城南城东那块土地出让金只占官府财政收入中很小一部分了,二手住宅交易也成为了房产市场的主流,那些地方就可以先征税。至于中西部地区的地我还可以继续卖。

 

黄四郎:“那些房子值1000w,但月收入很低的人怎么办?还有那些军产房、央产房各种产权界定不清晰的房产,你又打算怎么办呢?

 

张麻子:“黄老爷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了?不用您老操心,有免征面积,但超出的部分照收不误,负担不了自然会选择出售。至于产权界限问题,搞不清楚的先不收,等搞清楚了,再补回来。只要确定收税合法了,地方上会自己找到收钱之路。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张麻子:“这些都还是治标之法。

 

老汤:“那什么是治本之法呢?


张麻子:“咳咳,下回再聊!黄老爷,回见!”



推荐阅读:
高房价的危害


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凤麟诗社):房地产因何是支柱产业?经济又因何被房地产绑架?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