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文章5000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作者丨社长有点野

Hello,我又回来了。

消失的这阵,并非啥都没干,读了些书也想明白了一些事。

我平时讲课,一直都循着课本上学来的道理去揣测我们这社会“应该”怎样运转。但若那些制定规则的人不遵循这些道理,预测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我就去读了当权者所编撰的书籍,试图在他们的公开表达中找出其决策依据的蛛丝马迹。

但也只是引起了更大的困惑——决策者所思想的和最终实施的往往背道而驰。

比如早在2012年对西方金融危机的复盘中就已经明确提出“大 water 漫灌”不可取,却仍然通过2015年的低首付低利率和2017年的棚改猛灌了两大口。

眼前的好处 vs 长远的目标,迫近的危机 vs 未来的隐患,个人的私欲vs 集体的利益……就像手心和手背,不论如何出手,总有一弊。

《经济学原理》第一条讲的便是人们需要Tradeoff (权衡取舍)——这是经济学教给我们最重要的道理,却没有一套容易掌握的方法论。

比如曾经困扰过蒋大公子的问题 ↓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最后,我得出的道理是,不去猜上位者会怎么想怎么做,我们只需说出自己认为对的,并鼓呼之。

“反腐与否”对于蒋家是 traderoff,于老百姓,要做的便是告诉老蒋“你不反腐,我便反你”。

接下来,我将恢复更文。

有些朋友建议开“付费阅读”,有了利益驱动,更文想必会更积极。但正因我不恰饭,所以我所说的,大体便是我所想的,才有了与诸君一起探讨的价值。

依然不恰饭,我争取周更。

以下,回归主题。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在前篇文章《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中,我讲当前资本主义国家所面临经济问题是结构性和周期性的,疫情的影响可总结为“下坡路上的坑”。

瘟疫在人类历史中,以前从未间断,以后也不会消失,过分将经济衰退甩锅给疫情的弊端是使经济中固有的制度性和结构性的问题被消极对待。

***举例:***小冰期引起的自然条件变化(雪灾、旱灾、虫灾、瘟疫等)加速了明朝灭亡,但真正需要引起重视的是明王朝统治集团的党争、腐败、苛政……

毕竟天灾难防,人祸可治。

如何治?

仔细研究历史上的经济危机,会发现周期性的经济衰退大体分为3个阶段:

泡沫破裂引起流动性危机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银行倒闭引起金融业危机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实体萧条引发生产性危机

市场管理者的应对措施也根据危机的不同传导过程而有所调整:

第一阶段:货币宽松(降息、降准、公开市场操作)向资本市场注入流动性。

第二阶段:发挥央行“最后贷款人”角色,或注资商业银行,或购买有毒资产以拯救濒临破产的金融机构。

第三阶段:财政扩张刺激需求上升引导经济走出衰退。

不论是央行主导的“宽松”还是财政主导的“积极”,总结起来都是一招——利用货币发行权主动发币(放水)维持流动性和有效需求。问题在于新印的钱何时发,发向哪,发多少,怎么发。

上世纪30年代,自由市场的思想在西方经济体系中占主流,“不干预”使得危机从资本市场蔓延到了实体领域,失业率大幅攀升,造成了影响广泛的大萧条。

自由市场失灵,主张加强政府干预,通过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增加就业的凯恩斯主义成为新的理论工具。美国通过美元脱钩金本位(货币宽松)、财政举债兜底就业+大搞基建的“罗斯福新政”扩张生产力,不仅率先走出萧条泥潭,还在二战中后登顶世界霸主。

上世纪70-80年代,美国经历了一轮漫长的滞胀危机(低增长、高失业、高通胀)。主张失业与通胀互为负相关的菲利普斯曲线失效,大水漫灌式的需求端刺激只在短期有效。长期看,货币超发所引起的结果只有一个,即通货膨胀(弗里德曼的货币中性理论)。

如此,凯恩斯主义受到理论界广泛质疑,新自由主义和供给学派成为指导西方国家经济建设的主流思想。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是因研究大萧条而著名的伯南克,他当机立断及时开动印钞机扩张资产负债表以支持联邦政府的金融购买和注资计划,帮助“大而不能倒”的银行业走出困境,成功让危机止步于金融领域。

2020年,油价战引爆美国能源企业债叠加疫情影响后的悲观预期,世界范围内的资本市场流动性瞬间拉闸,各大主流股市熔断了一遍两遍三四遍,债市一片狼藉,流动性危机再次上演。

有了大萧条和次贷危机的处理经验,世界各国在“放水”大招的使用上也更加得心应手,美联储迅速表态**“无限支持资本市场的流动性”**,势必要将危机按在波及金融系统之前。

对比着看,你会发现,美联储的水放得越来越迫切,越来越提前,流动性危机也在强大的货币攻势之下暂时收手。

随着疫情拐点的到来,各地复工复产和经济重启的呼声越来越热烈,接下来引导经济走出低迷的经济刺激政策尤为关键。

此外,长期灌水积累了大量债务,债务的维持依赖于低息环境,而债务的偿还则依赖于通胀造成的债权贬值(等同于货币购买力下降),这就是Dalio在他的2万字长文中提醒投资人“持有现金很愚蠢”的逻辑。(参考《债务货币化》)

也就是说不论是刺激政策,还是化解债务危机,都需要各国央行印钞放水。

比较传统的货币发行路径是:央行创造基础货币 → 商业银行通过信贷进行倍数扩大 → 资产证券化(MBS等)扩张信贷 ……

央行通过降低授信成本、降低准备金率、扩大可抵押资产、公开市场操作等手段增加货币投放。

在货币增发的过程中,距离发币中心越近越容易获得超额收益(参考《金融化与全球化,加剧贫富分化》)。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过去几十年的货币宽松无疑让金融行业和资产(房产、股票)持有者成为了超额收益获得者。

随便翻翻最赚钱的上市公司就能体会个中道理。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但继续通过这套模式发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1)泡沫化;2)空心化;3)贫富分化。

泡沫化的成因先前聊过太多,就不再讨论了。

过度金融化造成“空心化”的原因:

  • 搞投资赚钱so easy,还做啥子实业?
  • 成本上升,制造业转移。

由于金融资产的另一端对应着债务,所以对一个独立经济体来说,金融财富的集合是0。

《经济学》十大原理的第八条是:一国居民的生活水平取决于生产商品与服务的能力。所以说工业制造能力才是大国综合国力的最重要体现。

“出关学”常说美国衰落,正是由“空心化”的逻辑展开的。

回顾资本主义发展历史,荷兰和英帝国之所以将霸主地位拱手让出,均是因为坐靠“金融”便可以收割全世界,生产这种“粗活”交给代工小弟去干即可,何苦自己跑船(17世纪的荷兰被称为海上马车夫)进厂呢?

结果无一例外让“代工小弟”掌握了核心技术,成为生产中心,取代了旧霸主。

空心化造成了产业工人(中产阶级)的沉沦,我们讲美国撕裂,除了讲两党互咬,也讲第一、二产业的农民和工人及第三产业的城市无产者对华尔街和硅谷精英的反击。

社会割裂换个词就是贫富分化,基尼系数最高的时刻一般就是一个社会最危险的时刻。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提个问题,诸位不妨思考一下。

问:楼市泡沫和股市泡沫同为经济泡沫,哪个危害更大?

当然是楼市泡沫危害大,因为高房价不仅会推高实体领域的成本,降低就业机会,更会直接造成年轻人的安居压力,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造成更严重的社会割裂。而年轻人 is everything 不能随便收割。

股市泡沫则不会直接影响居民生活,试问TP敢将美股指数上涨夸为政绩,深圳市长敢自夸让房价飞涨么?

所以我国社会的割裂,是东部与西部割裂,前浪与后浪割裂。不然你以为《后浪》为什么会被群嘲。

攘外必先安内,更遑论出关。

以上,依赖于金融系统的货币增发途径在去杠杆周期中弊大于利

xx主义先行示范区经营贷被挪用炒房的事惹得舆论汹汹,甚至连银行内部也认为“资金被拿去炒房更安全,用来发工资反而危险。”足以说明现阶段,货币机制传导不畅,货币政策已经失效。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钱一定要发,可现在的情况是钱不仅发不到实体中去,越发问题还越大,怎么办?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在解决钱怎么发之前,得先搞清楚应该把钱发给谁。

为什么货币传导机制不畅?

为什么拿到低成本资金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扩张产能,而是去炒房?

因为有效需求不足,生产性投资风险大利润低不如炒房投机。

为什么有效需求不足?

因为购买力不足,居民杠杆已经加满了,再加下去银行坏账太多,金融危机仍然会爆。(参考知乎文章合集《房价怎么还不跌?》)

所以钱应该发给谁?

当然是普通居民,难道马云会差购买力?如果马云及其他资本家愿意把所有钱都拿出来消费,哪怕奢侈得没边,也是对社会做贡献,因为如此一来就不会有产能过剩,也就不存在经济危机。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在一个简化的经济体中,1个资本家雇佣99位工人生产出了100袋面粉。资本家给工人的工资(成本)为50,资本家获得的利润为50。

99个工人能吃掉99袋面粉,但他们的购买力只有50,只能消费50袋面粉。资本家的购买力能够消费50袋面粉,但连吃带浪费也只需要2袋面粉。

所以,市场整体需求为52。

于是第二年资本家就会减少投资压缩产能,裁员降薪,工人购买力进一步降低,市场需求相应减少……进入通缩循环。

据此,我们可以得出的道理是:

  •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资本相对劳动获得过量的财富分配是经济危机的根源。
  • 凯恩斯主义所主张的通过信贷扩张刺激需求端增长的经济发展模式*(离发币中心越近,越能获得过量财富分配)*,制造了通货膨胀,加剧了贫富分化(*弗里德曼,货币中性理论*)。

贫富分化、社会割裂是经济结构性和周期性问题的社会化表现,解决的关键在于把钱、信贷和购买力送到最有需要的人手中。

但在实际情况中,在经济危机的第1、2个阶段,资本就会游说决策者,并将不救市的后果夸张得太厉害,以迫使政府拿出财政资金进行市场干预。政府购买债务资产的行为除了会推高金融资产价格,也会造成更大规模的通胀和贫富差距。

这是我们在《大而不倒》和《华尔街2:金钱永不眠》中看到的故事——全世界的劳动人民还没联合起来,资本家们倒是铁板一块。

我们谈论修复社会裂痕,消除贫富分化,很多人想当然地以为就是“均贫富”。

温和的,主张征收财产税&遗产税。激烈的,认为终极办法是“打土豪分田地”。

那我前面产生经济危机的原因那段不是白写了?解决办法得从问题产生的根源上去找:

(1)财富分配过程中,调整资本和劳动的收益比;

(2)货币发行过程中,让发币中心紧挨着劳动而不是资本。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方案(1)的实施被全球化给阻了,资本看你这劳动报酬高,自然会跑到劳动报酬低的地方。我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总不能关起门来,成立工会,强行提高工资吧?

那么可行的就是方案(2)了。

那么这钱该怎么发才能做到让发币中心紧挨着劳动而不是资本呢?

(1)直接给劳动人民发现金;

(2)以工代赈;

(3)用财政手段将货币投放到指定领域。

前面两点都不复杂,疫情期间直接给低收入者发放现金是最科学有效的手段。而第3点,用大家都熟悉的说法讲就是“基建”。

“新基建”正光速流行,无需多谈。5G、大数据等技术对未来经济的重要性也是毋庸置疑的。但我认为不能过度强调新基建的作用,因为没人知道新一轮技术革命会在什么时候以何种形式出现,all in 的结果也可能是点错科技树*(参考日本)*。

我们应该主张的是以更积极的财政资金支持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推动科研人员和相关从业者的收入上涨。要是后来的年轻人不是理想成为科学家而是争当网红或者流量明星的话,新基建的口号喊得再响也是枉然。

在我们的传统认知中,农民工进入城市是工人,回到农村便是农民,所以不存在失业问题。但是80后之后的二代民工大多已经失去了务农的基础,“保就业”绝不能忽略农民工的隐性失业问题,过分强调的新基建并不能做到将新增货币充分投放到这些人手中。

再者,恒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所鼓吹的“新基建”着眼于“人口净流入的大城市”,这无疑会加剧区域不平衡。我国部分地区基建缺口仍然巨大,东部与西部,城市与乡村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也差异巨大,我相信决策者会再提西部开发与新农村建设,与之配套的传统型基建仍然具有投资机会。

此外,旨在完善社会制度和公共服务来弥合社会裂缝,保卫社会稳定的“软基建”亦是较高明的提法,诸如改革户籍制度、学区制度等、公积金异地调取、社保区域互认等。

总结:

  • 刺激经济走出疲软依赖于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将资金分发给最需要的人。
  • 通过金融系统进行信贷扩张的货币传到路径造成的问题大于其带来的裨益。
  • 决策者将考虑通过**“货币财政”**绕过商业银行系统和金融机构将“购买力”直接分发给劳动者。
  • 急剧扩大的债务只能通过超发货币,制造通胀,贬值债权来缓慢消化,谁距离发币中心更近谁便能获得更优先的财富分配。
  • 衰退周期,市场机制失灵,产业政策决定增长方向,个人投资应跟紧产业政策。我相信时代主题不只有新基建,还有“均衡发展”。也就是说大城市的高科技,中西部和农村地区的传统基建*(路桥建设、仓储运输等)*都有投资机会。

本篇我们讲了钱应该怎么发,下一篇,我们讲钱从哪儿来,探讨货币如何无锚发行,回应大家对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担忧。

后记:蔡康永老师在他的情商课里讲当一个人习惯了在朋友圈晒所谓的精致生活,就会误以为那真的是自己的日常。骗别人多了,连自己都骗。晒几张潮玩、潜水、旅行的照片就真以为自己是资产阶级了,就看不起工人兄弟、农民朋友了,便戏谑着指责吐槽《后浪》的人之所以吐槽是因为自己不是后浪……

我就奇了怪了,坐在格子间里996肝PPT的人和近现代那些在工厂里卖力养家的工人有什么本质差别吗?

年轻人,屁股可别坐歪了。


参考阅读: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高房价的危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凤麟诗社):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