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

内容纲要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凤麟诗社, 欢迎您的关注。

作者丨社长有点野

老王看了上篇文章《高房价的危害》,情绪很大,骂骂咧咧想找人吵架。我出门遛狗,不巧,碰上了。他正欲发作,突然想起自己是“穿长衫”的斯文人,便顿了顿,整理了一下表情,款步走来。

老王:“叶老师,关于你‘高房价埋没年轻人理想’的言论,老夫以为纯属危言耸听胡说八道。”社长:“唷~老王,说话文绉绉的嘛,继续!”

老王:“买房在什么年代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以前到现在有多少人靠自己在年轻时候买房的?我爸妈也是在我上了初中才买的第一套房。太多人想要用最便宜的价格买最好的房子了,买不起就说房价高,呵。北上广深的房价永远都是高的,想买就赚够钱,瞎哔哔有用?”

来,朋友们,老王的核心思想是虽然现在买房难,过去也难啊,既然一直都难,所以房价高是合理的。乍一听挺有道理是不是?让我来告诉你们他的说法有多荒谬。

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

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按这个逻辑发展下去,任何东西贵都是合理的,比如彩电,20年前老王他爸得花一整年的工资才够买一台20寸的电视机,那玩意儿搁现在不卖个三四十万简直讲不过去。又比如桑塔纳,20年前可都是大哥才开得动,现在怎么也要六位数起吧,不然怎么衬身份?那么请问还有什么是便宜的?
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你们村40年前养100头猪,每头猪100块钱。发展了40年,M2增长了100倍,村里的猪还是只有100头?然后每头猪卖1万?收入涨100倍,物价也涨100倍,那不等于收入没涨么?

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为什么?首先,前面的人占了现代人的便宜。也就是说先买房的老王爸占了后买房的年轻人的便宜。
举例,老王爸在鹅城买了一套房,向银行贷款20万,每月还款1千,期限30年。第二天,鹅城县长宣布M2扩大10倍,按理那么老王爸每月还款数额就得变成1万,但实际上,老爷子每月仍然只还1千。显而易见,老王他爸占了便宜。占的是谁的便宜?银行的便宜!
今年7月份《财富中国》发布了2019年上市公司中利润最高的公司排名,结果4大行排名前4。怎么看银行都不像吃了亏的样子,因为它也占便宜,占了储蓄者的便宜!
嘎子在银行存了10万,M2突然扩张10倍,他的10万应该变成100万才对吧,很可惜他仍然只能取出10万。有人占便宜就有人吃亏,显然嘎子哥吃了亏,本来他10万块可以凑个首付,结果放着放着就变毛了,即使他的收入也涨10倍,但他又需要重新开始存钱,不仅意味着他过去的努力白费,还意味着他购房存款的周期变长。
经济学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就是把相关理论代入到最简化的模型当中。在上文的简化模型中,M2是一夜之间扩张的,生产力水平恒定且没有物质财富的增长。嘎子哥和老王他爸同样的收入,但就因为嘎子哥晚了一天买房,就要比老王他爸多经历一个存钱周期。
但是社会普遍认定的适婚年龄可不会随着年轻人存钱周期的延长而延长(基本约定为26-30岁),结婚必须要买房,没存够怎么办?只能去啃老去掏家里的六个钱包。这反应在情绪和直观感受上就是觉得房价贵,安居太南。
理就是这么个理,只不过现实当中的情况要复杂得多。M2在扩张,同时GDP也在增加;城市在扩大,但人口也在增多。各种经济因素互相交织,再加上纸币变毛的过程是温和缓慢的(相对津巴布韦币)所以普通人即使已发觉自己手头的钱不值钱了,也很难想明白为什么社会已经发展到可以把太空探测器送到月球背面了,而年轻人想要安居却越来越难。
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再来,货币对应着社会财富,拥有多少货币意味着对可以支配多少财富。我们把整体财富比喻成一块蛋糕,如果这块蛋糕没有增长的话,用在纸币面值后加0的方式来扩张M2,毫无意义。比如旧币1块兑新币10块,这种做法如同将切蛋糕的刀延长到了10倍,并不会改变任何结果,不会有人占便宜,也不会有人吃亏。
现实中的货币增发是一定要改变财富蛋糕的分配格局的,也就是说增发的结果不是在原有财富数值上等比例增加,而是有的人分得多,有的人分到的少。我在文章《金融化与全球化,加剧贫富分化》详细说明了这个观点,有心的读者朋友可以去看一眼,货币是从发币中心流出来的,离发币中心越近,获得的分配份额就越多。
为什么银行那么赚钱?因为他们离发币中心最近。一言以蔽之,资产金融化的货币扩张过程中,资产持有端占大便宜,完全靠出卖劳动获取财富收入的工薪层吃老了亏。也就是说,上文例子中提到货币扩张后嘎子的收入也增长了10倍,但现实当中工薪层的收入增长可能只有5倍。按曹德旺的对比方式,1978年,我国广义货币余额为0.1159万亿,现在是190万亿,扩张了1900倍,而工资涨幅才230倍。

老王:“你说得那么玄乎,不就是说先买房的人占后买房的人便宜么?

社长:“哎,对了(liao)~”

老王:“那嘎子赶紧买房去占后面的人便宜,不就把便宜给占回来了?”

社长:“我就料到你有此一说,问题就在这——后面没便宜可占了!”
若要占到便宜,最通俗的指标就是房价继续涨,而且(涨价幅度+租金回报率-贷款利率)必须要 ≥ M2涨幅,否则就占不到便宜。房价涨,就意味着接盘者更高的痛苦指数,无房刚需要筹措更多的资金,或延长存款周期,或更大口地啃老;刚好接盘的,则面临更大的还贷压力。
接盘者购买力的极限就是房价上涨的极限。购买力=收入+借贷,收入在统计局是有数据的,是可以确定的,难确定的是借贷。
借贷跟什么有关系呢?在一个经济稳定且信用体系良好的社会,借贷只跟已有负债有关。试想一下,你会借钱给一个已经负债累累的人么?当然了,G字招牌的企业确实可以越欠越借(某油负债1.9w亿,利润还不够还利息,某铁负债5w亿),毕竟人家左手倒右手的关系。而一国zf要是允许居民也这么玩的话,那最后只能回到以物易物的原始社会,信用将不复存在。
简言之,房价涨幅的极限由居民购买力的极限决定,购买力的极限由其借贷能力决定,居民借贷能力由其已经负的债决定,也就是居民杠gan率。我之前做过一个系列文章《房价怎么还不跌?》因为一些原因,只能放在了有道云笔记中,阅读链接: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a54be97fc001ed399842c18dac78a291),
该文就是从信贷的角度去解释当前居民gang杆已至极限,当局无力也无心再以信贷扩张的方式,以地产吸引居民增加贷款进而扩张M2。
行长大人说不能让老百姓的票子再变mao了,本意是想说我国不会实行负利率,经济结构改革才是首要任务。换成我们这里的语境就是发生在老王他爸身上的事情,今后不会再有了。行长在他的7千字长文的第一部分也说了,凯恩斯式的货币刺激政策会导致“滞胀”,也就是经济下行与通胀上行同时发生的现象,用来形容现在的情形,恰如其分。(这篇长文很有解读价值,我会在接下来的文章中讨论一下)。
所以为什么银行那么赚钱还赶着扎堆上市?结果要么一上市就破发,要么打新被弃购?原因就是今后没有容易钱给他赚了,地方银行还一堆烂账,而被一把手点名的区块链最先冲击的就是金融中介。
以上是我对老王所提的买房一直难,他爸买房也难,所以现在难很合理的说法的回答,概括如下:社会进步了40年,安居应该吃肉一样越来越容易而不是越来越难。为什么年轻人觉得越来越难,因为在货币扩张的历史中,接盘者被前人占了便宜。同时,在货币扩张的历史中,工薪层的收入分配受到了不公平对待。本以为轮到自己置备资产去占后面人的便宜时,货币扩张戛然而止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老王还不服气:“好房子是贵,不过也有便宜的啊,买不起一线可以买二线,二线不行那就三四线。不是非得一线城市的商品房吧?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一线房可能吗?”

社长:“老王,也就我这种将公众号当文字版奇葩说的闲人才会花篇幅回应你这个问题,所以你可要看好了,因为别的地方看不到,但凡是稍微有点名气的V,都不会花精力去回应这种‘胡搅蛮缠’的问题?”

朋友们,我们一起看看老王是怎么胡搅蛮缠的。表面上他说了两件事:第一,买不起一线买二线,买不起二线买三线,再不成买鹤岗去,总有你买得起的;第二,他说现在人觉得房价高,是因为贪心不足蛇吞象,拿着三瓜俩枣就想买故宫。非房价不合理,乃屌丝们的心理预期不合理。
这段话吊轨的地方在于把他的谬误和偏见隐藏在一个人尽皆知的常识下面。
他说:“买你买得起的!” 这不废话么,你见过哪个卖家把货物推销给购买力不足的人了?LV有把乡下大妈当做意向群体么?我以前给同事们上销售课的时候,第一part就是教他们如何识别客户的购买力。而且,我们刚刚才聊过房价涨幅的极限由居民购买力的极限决定。
谬误的地方在于他认为随着房价上涨,人们应该逐级降低预期,哪儿便宜买哪。上海房贵,买鹤岗去呀!怎么不说阿富汗呢?多的是又大又空的房子。安居如果是指在这个地球上随便哪个角落有套房子的话,就没人会觉得安居不易了。
安居是指在人们生活的地方、生活的城市有个窝,那个窝不需要太大,不需要多华丽,只要能托住他们漂泊的灵魂,安抚他疲惫的身心就可以了。所以分歧在于对方辩友认为任何一个角落买房都可以,而我方认为要在自己生活的地方买房。
注意~我可没说一定得是一线哦。
对方辩友凭什么认为一个城市提供给居民的劳动性收入不足以支持TA安居在这个城市的现象是合理的呢?如果对方认为合理,那我们的社会真的是要鼓励劳动?
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对方又说不是一线的房子才叫房子啊,不可能人人都买得起一线城市的房子的。
有没有道理?有道理,只是他想当然地认为每个人都在异想天开。我说安居是指在自己生活的地方有个窝,请问是人人都生活在一线城市吗?按他们的逻辑,全国人都往北上广深看,是不是全地球人都要放到圣何塞、曼哈顿、伦敦、巴黎?
圣何塞房价很贵,对于一个生活在鹤岗的居民来说重要吗?汤臣一品的房子卖到34万一平,对于一个普通工薪阶层来说重要吗?不重要,哪怕34亿一平呢,不会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对那样的房子指指点点说太贵了有泡沫。
社畜当了这么久,谁还没有点鱼配鱼虾配虾,甲鱼配王八的B数?就好比一个普通女孩找对象,你跟人说别老惦记着嫁给宋仲基,你也看看周围的普通人呀。请问这姑娘说过自己非宋仲基不嫁了么?

老王:“就算你讲的有道理,但有用吗?不就是吐槽一下房价太高,安居不易么?抱怨一下社会就能让大家都安居乐业?”社长:“我可没抱怨,我是在讲道理。”
古时候有个高富帅叫邹忌,隔壁村还有一个有名的选美冠军叫徐公。
邹忌问老婆:‘我和徐公比,谁帅?’ 他老婆说:‘你帅你帅你最帅,你是齐国一道菜。’ 邹忌很满意,又去问小妾,小妾说:“美不美,先看腿。徐公比您就像柯基在划水。” 邹忌很得意,又去问供应商,供应商说:‘搞咩呀,雷嘿介条该上最靓的仔啦~’。
邹忌飘了,十头猪都压不住。
后来他亲眼看到了选美冠军徐公,立马相形见绌,自惭形秽,又撒了泡尿照了照自己,噫~弗如远甚!
仔细想想:“老婆说我帅,是爱我;小妾说帅,是怕我;乙方说我帅,是有求于我。人啊,还是应该都听听不同的声音。” 他写了份心得体会交给了齐威王,这齐威王是个能听得进不同声音的决策者,也从不搞秋后算账那套,发了圣旨:“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
刚开始,门庭若市,后来稀稀拉拉,再后来就是想靠吐槽立功也找不到由头了。齐国因此国力大增牛逼哄哄,燕赵韩魏都上赶着来拜码头。这就是所谓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啊!”
这故事是我们中学时候的课文《邹忌讽齐王纳谏》,连高中生都知道,在一片“圣上英明”、“厉害甚,偶滴x”的声音中,绝大多数是因为爱她、怕她抑或想要讨好她。我只不过说了些不同的声音,应受赏。
某些地方的混乱让我确信大多数底层居民只知道自己很南,有怨,但根本不知道南的原因是什么,也说不出哪里有不公平,反对的对象也搞错了。然而北jing是折叠的,住在天上的人根本听不到来自地下的遥远的哭声,甚至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你不说,我不说,谁来说?

面对现实中的南,焦虑忧叹没有用,怨天尤人更没有用,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每个人都是社会的参与者,也是规则的建设者,只有想办法把自己的态度表达清楚,社hui规则在被制定的时候,才会把你的利益考虑进去。
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

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

你若不点赞,声音不是更弱了么?
兜里几枚钢镚儿互相摩擦碰撞的声音将老王从恍惚中拉回现实,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赶紧说:“不急,王兄可先回家打好腹稿,下回再与我理论。本社要先去烤一烤因码字而被冻僵的手指。回见!”
—— End ——

PS:本来这回想讨论的话题是为什么拉房地产可以刺激经济,为什么经济又会被房地产绑架。但回答对方辩友的问题就占了太多篇幅,上述话题只好下回再聊,也欢迎各位在微信和知乎上与我交流。
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

原文始发于:买房为什么越来越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