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内容纲要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作者丨社长有点野

今年元旦之夜,不知道有多少童鞋在朋友圈祈愿:“操蛋的2019终于过去了,2020请对我好点!”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不好意思,在下就干过这么沙雕的事情。 
造物仿佛听到这哔哔声,邪魅一笑,立刻包邮了地狱模式。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开年之后的剧情,简直比小说还魔幻:
第一集:美利坚袭杀伊朗军官,鲁哈尼误击无辜客机。
第二:澳洲大火,亚非蝗灾,造物降下“生态启示”。
第三:武汉封城,全国戒严,神州困于“疫情之下”。
第四:欧美日韩相继沦陷,新冠病毒威胁全球。
第五:中东俄熊掀起石油纷争,全球金融坠入生死迷局。
各位,2020的进度条才到20%,这一幕幕可还习惯?
别急着怀念过去,生活还得继续……
这时候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想必是:
  • 美股狂跌的逻辑到底是什么?
  • 为什么黄金、国债、比特币等传统避险资产一起跌?
  • 都说美国衰退,美国药丸,为什么美元指数却在持续升高?
  • 我们距离金融危机有多远?
  • 真正的避险资产在哪?
  • 普通人的生活(物价、收入)会受到多大影响?
  • 我国央行是否会追随美联储降息?
  • 泛滥的货币是否会推高房价?
  • 国家会如何救市?
  • 普通人如何“搭便车”趁机咸鱼翻身?
需要说明的是文章内容仅代表我个人对经济形势的思路梳理,并非投资建议,各位就当多个角度看问题。
我们的大旗始终是“独立思考”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美股暴跌 …
究竟是怎么个暴跌法,就不贴图了,反正到处都是。
其逻辑,我也看了网上很多讨论,比较可信的是:
  • 美国举国体制的金融化,产业严重空心化;
  •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长期低利率,释放了大量货币,筑高了债务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 美国的上市公司高管们为了获取期权奖励,大规模发债融资,然后回购股票并分红,推高股市,吹大泡沫;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 2014年,沙特与俄罗斯联手打压油价与美国页岩油企业争夺市场时,美国能源企业靠着大量举债,度过了危机还勇夺能源出口市场第一的铁王座;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 养老金、社保基金、保险资金账户等长期债务资产大量配置股票、美债;
  • 大量资金配置于近年来的投资爆款——被动型基金(ETF)中,一旦行情走坏就粗暴斩仓,各类基金策略趋同容易踩踏;
  • 桥水等对冲机构的高杠杆操作,在遭遇流动性问题后对市场产生大量抛压;
  • 疫情造成上市公司基本面走坏,加剧市场对经济的悲观预期。
PS:这里要“幼儿园化”一下桥水等对冲基金的Risk Parity风险平价基金。对冲基金的操作模式通常是左手持风险资产,右手持避险资产,以平抑资本市场的波动达成稳定收益,比如6股和4债。
Dalio做了金融创新,依据各个资产间的风险关联度和历史波动进行整合配置,来平衡各类资产的风险。由于收益被风险对冲,组合收益率虽然稳定但很低,于是就加杠杆
由于Dalio的基金在2008年应对金融危机冲击时的表现非常出色,所以各大机构争相效仿,同质化严重。
这套逻辑的bug在于未能考虑到黑天鹅事件引起的风险资产和避险资产一起下跌的情况。好死不死,这次遇上了。

火药桶摆好,只欠火星。老对头俄罗斯、小兄弟沙特联手送来火把。
沙特为首的OPEC约俄罗斯一起减产以托住油价。
俄罗斯掀桌子,认为:疫情影响是短期的,需求很快回升;减少的产能会被其他产油国(指美国)取代;俄国储备的国家福利基金截止3月1日已增至1500亿美元,正等着你呢。
于是,沙特决心废掉俄国和其他国家(指美国)的产能,大幅做空油价,其自信源于产油成本仅为$9/桶,而俄罗斯成本最低的里海油田也需要$20/桶,美国页岩油责需要$40/桶。
为了填补因油价下跌造成的亏空,同时也看到了疫情对美国的影响,沙特巨额赎回美国基金(桥水基金)的持仓……
一场火烧连环船的大戏就此开演:
沙特、俄罗斯联手做空油价
原油暴跌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美国页岩油公司的高收益债暴跌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美能源行业企业债的信用利差急剧扩大)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恐慌传递到整个企业债市场
(能源企业的高收益债占整个企业债规模的11.5%)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企业债利差急剧放大)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疫情酝酿悲观预期,上市公司基本面走坏;
油价暴跌诱发资本市场出现恐慌抛盘,股市暴跌;
大量被动基金(etf)同向操作斩仓止损,
各机构了解彼此的被动操作模式,没人敢接盘,进一步杀跌。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各大机构为了应对赎回和平仓,抛售资产获取美元现金,美元指数走强。美元流动性急剧紧缩,机构必须出手所有能出手的资产。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股市跌,美债跌,黄金跌,比特币跌……
风险资产和避险资产一起下跌,
加了巨量杠杆的风险平价基金遭受冲击,抛售国债。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国债收益率下跌,美联储紧急QE回购国债,
为了给企业债续命,火急火燎地将利率降至0。

以上就是近期最受关注的美国资本市场所发生的故事。
也就回应了前文最初的几个问题:
  • 黄金等避险资产下跌是因为机构要获取流动性;

  • 惨烈的杀跌氛围使得投资者不敢贸然入市而持币(参考巴菲特大量持现)观望;

  • 市场对美元的需求上升,美元自然就会升值。

美联储在2015年后启动的加息缩表,原意是为推高美元指数引导美元回流,结果加息没做到,降息到0反而做到了,神奇吧?
这恰恰说明降息不一定能放出水来,因为即使名义利率是0,实际利率也依然有可能大于0。美联储此次降息后,商业银行隔夜利率竟然升到了2%,但机构们仍然借不到钱,美联储只好印钱去接机构手中的债券。
凯恩斯曾经曰过:“你可以把马儿牵到河边,但不能强迫它喝水。”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政策当局执行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利率降到了极低的水平,但企业却不愿拿这些钱去投资兴业,银行也不见得愿意把钱借出来。
机构的持仓正被两头猛杀,借钱给他们不是嫌命大么?
美国投资机构的杠杆资金绝大多数都来自银行,机构爆仓指日可待,银行也必须收紧银根保命要紧。
所以别看到降息就条件反射说放水,这水放不放得出还不一定呢。
很多人批评美联储饮鸩止渴,将货币政策一把梭哈,加剧市场恐慌。
而我认为,在此次危机中,降息救不了股市,也不见得是在救股市。
“降息救不了股市”已经被市场证明了,逻辑也很简单,流动性被储存为现金,不会流入资本市场。
“股市不需要救”的逻辑是股市是“风险弹性”很高的资本市场,投资者对其波动造成的亏损有强烈的心理预期,简单说股市上亏钱不会影响“市场信用”。所以,如果仅是股市暴跌,并不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参考2015年的A股股灾。
而债市则不同,违约的多了,谁还敢往外借钱?债市的集中爆雷会造成市场信用的破坏,在“信用货币”时代,信用才是最大的金融资产。
降息到0,也不算什么“all in”,因为在衰退预期不停强化的危机节奏前,降息至0压根不算什么大招,流动性并不会被名义利率所引导。
真正有效的还是撒钱,怎么撒是关键,这个下篇文章再讲。
降息的真正作用是缓解企业存量债务的偿付压力。但若疫情不好转,企业基本面持续恶化盈利能力没有得到改善,依然难逃爆雷的风险。需要注意的是今年7月份美国有$1.3万亿的企业债集中到期,等着抄底的朋友还需盯着这只靴子。
关于美股N次熔断,我在知乎看到的回答中,点赞最高的几乎都涉及阴谋论。有两个值得一说:
1)“尸体论”——美联储降息是为了抄欧洲的底。
大意是说美联储降息给美股续命,苟延残喘拖到欧洲先爆……
“尸体论”在资本主义处理危机时确实很常见,但美国的动作是不是针对欧洲就不好说,因为欧洲和美国的股市涨跌还挺同步的。
这里要提一个“美元周期”的概念:
美元弱的时候,美元流出到增长率高的地方(新兴国家)推高泡沫;
美元强的时候,美元回流美国导致新兴国家的资产泡沫破裂,进而被美国资本反手抄底。
以往的拉美危机、东南亚危机、香港韩国俄罗斯土耳其等国所遭遇的主权货币做空都与美元强势周期分不开。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上图所示,布雷顿森林体系破裂之后,世界范围内的8次金融危机中有6次美元指数过百。仅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2008次贷危机时,美元走高的幅度较小,因为当时的美元指数整体处于弱周期。
我码字的时候,瞟了一眼,美元指数为102.19。
也就是说:美元回流会引起其他国家资产价格下跌+主权债务危机+货币贬值危机
这里的其他国家当然包括欧洲各国,也包括中国。
该答主并没说清楚降息操作能给股市续命且是针对性打击欧洲的逻辑。在我看来,受影响较大的还是东南亚、拉美等新兴国家如菲律宾、印尼、泰国、巴西……人民币不是在同步贬值么?A股不是每天都“北向资金净流出”么?
然后,在此轮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几个与往日经验有差别的现象:
  • 美联储加息没有做到的事,降息到0做到了;
  • 都降息到0了,流动性反倒更紧了。
你品,你细品……
2)美股崩盘是普京大帝下的一盘大棋。
这套逻辑的亮点是:
  • 俄罗斯并没有头铁到掀桌子而不自伤的地步,能扛饿不假,但没事干嘛要饿自己?除非有额外收益;
  • 2014年之后,俄罗斯一直在积极扩张原油产能压低油价,迫使美国页岩油企业变成债务黑洞,催生美帝的债务泡沫;
  • 克里米亚事件后,俄罗斯被美欧制裁得够呛。但克里姆林宫仍然在储备资金,似乎在为早有预料(也可能是早有预谋)的油价战进行弹药储备。
  • 疫情一开始前就严格管制边境,严控输入性传染。利用疫情导致的经济基本面恶化,投资者风险偏好降低,精准挑选了发难时机,四两拨千斤。
几段偶然性的故事凑在一起可就不偶然了。如果确有其事,那普京比索罗斯可牛逼太多了
这种故事听听还蛮有意思的,感兴趣的还可以给普jing和川总写一篇相爱相杀的同人文致敬一下这个伟大的时代。因为后面还有说普京大帝暗箱操纵美国大选意图两手支持川总和桑德斯这俩极端货,以达到撕裂美国社会的效果,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至于说沙特开美股空单+做空油价+大单赎回桥水基金的份额来故意做空美国的传言就经不起推敲了。沙特王储还有把柄在川总手上捏着呢,想想那位惨遭肢解的记者……何况沙特国内也很不稳定,没必要玩火自焚。
“尸体论”也好,阴谋论也罢,美国的经济问题主要还是美国人自己造成的。
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旁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旁人也。
这个“旁人”就是指我们。
文章前面花了那么多篇幅去梳理美股暴跌的逻辑并不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因为根源性的问题在于货币制度、财富分配制度、金融监管体系、有限责任制度的缺陷。
主要矛盾不解决,问题只会一个接着一个,危机也会一次接着一次。
2008年的金融危机由银行系统所谓的金融创新CDO而起,银行家们获取了巨额利润,却给普通民众带来了深重灾难,而危机的后果也由全世界的劳动者分担。
各国央行随之开启的QE,带来了巨大的债务风险,而银行家们又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利用低利率的环境制造了一颗颗杠杆巨雷。
所以下文我们将从底层逻辑基础理论层面来把握这次危机的主要矛盾,并争取在制度设计上予以解决,否则每一次危机,作为普通人的我们都只能沦为代价。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以史为鉴丨滞胀
滞胀是最差的组合,经济的产出在下降,物价反而持续上涨。一方面,利率会跟随通胀大幅上行,包括股票在内的风险资产会受到直接打压。另一方面,利润会跟随经济大幅下行,股票的基本面也会恶化。
最有代表性的是1970年美国、德国、日本的滞胀,原因是两次石油危机和全球粮食危机。时经济增长停滞、物价高企、失业骤升,政府采取了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不仅未能刺激经济,反而进一步推高了通胀,导致利率飙升。这种环境下,所有的风险资产全线下挫。滞胀十年间,发达国家主要股市几乎连交易机会都没有。
                                    ——管清友《精准投资》



深入展开这个话题之前,有必要复习一下以前的内容。
所谓凯恩斯主义是指政府通过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增加就业。也就是所谓的大搞基建、信贷宽松和大水漫灌
货币是支付凭证——即借条,所以钱=债务
凯恩斯主义的后果必然是钱越来越多,债务也越来越多
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社会,所有的财富无非两种形式:实物 & 金融。
实物财富是桌子、椅子、房子……
金融财富是债权、股权……
一个人的负债是另一个人的资产,也就是说金融资产的另一端是债务,那么,社会总财富中金融财富的集合是0(一个人无法兑现债务,意味着另一个人金融资产的损失)
什么叫虚拟经济?金融财富的增长就是虚拟经济!
比如房产市值增长、股票市值的增长……
为何说虚拟?因为金融财富的集合是0,就算涨上天也不会增加社会物质产出。
从决策者的角度高屋建瓴地看下来,所谓金融财富的增长,无非是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而已——左手的资产越大,右手的负债也越大。
当负债端穷尽极限也无法再背负更多债务,经济扩张就到头了(包括虚拟+实体),经济增速下降,失业率上升。
所谓流动性就是货币。货币的本质是债权,而债权在资产端手里!这就是我常说的流动性分层的意思——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用人话讲就是贫富分化!
Dalio在著名的小视频《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行的》中解释了凯恩斯主义主导下的债务驱动增长的模型。我所说的这次危机中主要矛盾里的周期性问题,即眼下的经济形势正处在视频中所讲的去杠杆周期中
以上,凯恩斯主义的后遗症呼之欲出:债务危机、贫富分化、经济结构失衡
上世纪30年代,凯恩斯和哈耶克有段著名辩论。凯恩斯认为政府应当参与调控,刺激需求,哈耶克则认为市场有能力自我恢复。
显然,凯恩斯大获全胜。不光因为凯恩斯主义在大萧条的时候很实用,还因为它增强了ZF的权力——印钱、印多少、给谁印都由ZF说了算。
决策者拿起了分配社会财富的大权,就再也放不下了,这是凯恩斯主义的另一个后遗症。
曼昆的《经济学原理》中“十大原理”最后一条是:“社会面临通货膨胀和失业之间的短期权衡取舍。”
著名的菲利普斯曲线(如下)生动形象地说明了这一问题——通胀率与失业率之间存在负相关。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当经济周期进入去杠杆阶段,为对抗通缩螺旋带来的大萧条,看得见的手进行了全方位的逆周期调节:去产能+积极财政(基建)+宽松货币(降息降准)来制造通胀预期。
此时,黑天鹅事件光临,缺乏需求弹性的必需品遭到追捧和囤积,手握大量货币的投机者进场带动气氛,强化通胀预期。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和教科书上的结论不一样的现象——高失业与高通胀并存。
菲利普斯曲线失效,标志着凯恩斯主义的破产。经济学家把这一现象称为stagflation,即滞胀。
为帮助大家理解高物价、高失业、低增长同时出现的逻辑,以下几个概念有必要再讨论一下。
1. 货币流通是循环概念,不存在所谓的蓄水池。过去货币发得多,不代表现在不会遇到流动性紧缩的问题,因为过去的货币已经沉淀在富人的资产中。
A从银行贷款 x,通过购房,支付给B;B将 x,存进银行。
于是,x 是A的负债,也是银行的资产;
同时,x 是B的资产,也是银行的负债。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这个极简单的例子能说明的道理有:
  • 房子的价值=居住价值+金融价值,而社会整体金融财富的集合是0,所以高层要讲房住不炒;
  • 没有房子,x 就流不出来,因为房子是最好的抵押品,没有之一;
  • x 越大,A的债务=B的债权 就越大,货币(债权)并没有沉淀在房子上,而是在B的手里,流动性分层(贫富分化)由此而来。
2. 资本的逐利性。
资本逐利天经地义,已经是不需要再说明的道理了,我这里用这套理论来解释“必需品涨价”的逻辑。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经常发灵魂拷问,目的是引导大家跟我一起思考,其中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一个产能过剩的社会,还会存在广泛的贫穷(物资短缺)?
不知道有没有人思考过。这里给出我的答案——因为资本掠夺,需要制造贫穷。
劳动者所拥有的全部资产就是劳动本身,如何让劳动者的劳动为资本所有?
将劳动者推向“生存”的边界就可以达到这个目的。用马克思的话讲,令劳动者的收入仅够维持第二天劳动所需的能量。这个略拗口,幼儿园化的说法是令劳动者的劳动仅能做到生存。
《致命女人》里的刘玉玲提过一个“f*ck you money”的说法,意思是“老娘努力工作,攒钱,为的是有一天看老板不顺眼时可以轻松说出go f*ck yourself!”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这里的“f*ck you money”就是指有了这笔钱,生活就不成问题了,伺不伺候老板,看心情。
那你说资本会让你攒够“f*ck you money”吗?大家都跑了,资本割谁?
资本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劳动者推到生存的边缘,让你没有机会拥有“f*ck you money”,而心甘情愿把996当福报。
那么,为什么资本要炒作房子?
很多人说大城市的房子是给有钱人准备的,中国有钱人好多啊。
这是完全不懂资本主义的幼稚言论,现实生活中有的是专为有钱人打造的投资品,比如古董字画、限量豪车等。问题来了,资本怎么不围绕这些玩意儿使劲炒?
因为达不到占有劳动者的劳动的目的。
所以要炒房子,用债务进行捆绑,至少短期内你没有机会get “f*ck you money”
房子炒不动了,资本也会用别的“生存所需”来拿走你获得“f*ck you money”的机会。他们打包了一个东西,叫“生存空间”。
这一切都建立在私有制的基础上,资本对生存空间的私有化是绝对不会停止的。如果空气、水要收费的话,资本主义也绝不会放过, 参考刘慈欣的《赡养人类》。
为了防止杠精污染我的屏幕,我声明一下:我并不是一股脑儿反对私有制,思考让我明白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很脑残,我提倡的是有限的私有制——有些东西压根不能被私有,比如“生存空间”。
一句话,资本盯住的是劳动者的“生存”,根本不是什么有钱人的“玩物”。
所以,当大家都积极囤积必需品时,必需品会涨价,资本更是会盯上必需品,物价上涨,生活成本就会上升……
3. 通胀旋涡的存在
通胀存在的条件是货币的贬值和不断增发。
得益于我国持续多年的放水操作,我接到的咨询里最多的便是“如何抗通胀”。显然,神州大地上存在强烈的通胀预期
物价上涨,又会强化这一预期。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而连续“放水”所推高的债务存量,又亟需降息来吊气。
降息则强化货币贬值预期,使通胀进入恶性循环。
通胀恶化,人们取回储蓄,投资者减少甚至停滞放贷(债权人吃亏,债务人占便宜),流动性紧缩。
打住,前面不是说流动性紧缩的结果是货币指数上涨么?这里可是货币贬值啊?
再次为了防止杠精污染我的屏幕,又要幼儿园化一下。流动性紧缩是一个现象。原因可能有两个:
一是货币量不够,我要发工资,但我手上没现金,我想出售资产,别人手上也没现金。对现金的需求上升导致货币指数上涨。
另一种情形是货币贬值导致其失去了价值储存功能,谁借钱出去谁吃亏,借贷市场就会坍塌,融资变得困难,信用收缩。
当纸币连交易媒介的功能也失去的时候,就会造成恶性通胀。假设在1949年,我拿一沓法币去跟你换一袋米,你指定不愿意,不是不愿意换,而是不想要法币。交易无法进行,哪还有流动性可言?
对于决策者来说,治疗流动性紧缩的药方是啥?不错,就是注入流动性,也就是印钞。可是印钞会进一步强化通胀预期,于是经济陷入通胀旋涡之中。
因为货币贬值,物价升值,所以通胀会造成极其严重的贫富不均。决策者通常会立法收税——财产税、资本利得税。
结果就是资本外逃,本币汇率贬值。于是,以外币计价的债务压力上升。
美元指数上涨给发了大量境外债券的地产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们今年的日子肯定是雪上加霜。各位计划买房的朋友要注意了,得关注开发商是否有破产跑路的风险。
以上逻辑见Dalio《债务危机》,各位自己去看,中信版本的翻译简直是狗屎不如,有能耐看原版的,我敬你是大佬。
以上,我们分析了经济概念“滞胀”所存在的理论基础,也解释了物价上涨、失业率上升、经济增长下降同时存在的逻辑。那么接下来我们看看实际生活中的滞胀是怎么产生又是怎么解决的。

美国上世纪70-80年代的滞胀危机就很典型。由于这段历史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我这尽量简化。
二战后,美国最牛逼,占有全世界黄金储备的70%之多,美元成为世界货币,与黄金挂钩,建立起布雷顿森林体系。
但这套玩意儿有个bug,美元要做为世界货币,必须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持续净流出,二是稳定的币值。保持美元净流出必须保证美国经常项目逆差,而这又会造成美元信用的下降。这就是著名的“特里芬难题”,在理论上预言了“美元金本位”的货币体系终将瓦解。
However,二战后,资本主义世界经历了长足发展。从1969年之后,美国进入周期性衰退,原因在于:
1)美国五、六十年代的发展,得益于大战期间压抑了大量对固定资产、住宅、耐消品的需求,以及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对工业产能和就业率的充分刺激。随着这些因素的消失,美国经济缺乏新的增长点
2)科技发展迎来低潮期。20 世纪40年代末,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率先掀起了以原子能和信息技术为先导的第三次科技革命,推动了美国工业的高速增长。但到70 年代,此轮科技革命的推动力已经明显减弱。
3)日德竞争导致美国贸易份额下降。1947 美国出口额占世界出口额的约三分之一,1960 年下降到18.2%,1970 年再降到15.5%。
当时,美国GDP掉头向下跌到3.1%,失业率升至6%。
菲利普斯曲线反应了通胀率与失业率负相关关系,它简单明了地告诉决策者——要想降低失业率,扩张货币增加通胀即可。
为了应对经济衰退和越战扩大带来的巨大开支,肯尼迪和约翰逊两届政府实施了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倒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
弗里德曼认为,菲利普斯曲线所宣扬的通货膨胀和失业之间的替换关系只在短期存在。长期来看,刺激性的经济政策除了带来通胀,其它什么也没有。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美国的通胀与失业数据
美国的黄金储备越来越少,美元摇摇欲坠。
70年代,执政的尼克松政府陷入了两难:欲消除通胀危机,就需实施紧缩性的货币政策,即提高利率。但为谋求连任,就必须宽松货币,刺激就业。
1971年,美联储选择了宽松,货币供应量直线飙升,M1增长率超过6%,M2增长率超过12%
随即,金价快速飙升,美元已无法咬住。沃尔克(重要人物)主张美元脱钩黄金,布雷顿森林体系破产,人类社会进入信用货币时代。
1973年,美国通胀严重,鸡蛋上涨49%,肉类整体价格上涨了25%同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中东石油国家为报复欧美对以色列的支持,约定石油减产,并威胁彻底禁运。国际油价大涨,极大推高了美国的通胀率。
1974年美国GDP实际增长率为-0.5%,物价上涨12%,失业率高达9%,物价暴涨,美元贬值,经济跌入谷底。

接手的福特政府削减政府费用并紧缩货币,通胀率下降到了4%。但由于失业率居高不下,福特没能获得连任。
卡特接手,改用扩张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M1增速最高时达8%,M2增速保持在12%以上的水平,美国GDP触底反弹,此后三年(1976-1978年)增长率都在5%左右。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美国各年度增长率

1979年,两伊战争开打,中东石油产量锐减。美国通胀率直线飙升至12.7%,失业率依然高达6%,GDP增速则急转直下,1979全年增长率仅为3.17%。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美联储历史上最伟大的主席沃尔克出场,他主张实施高度紧缩的货币政策,且要求保持美联储的独立性。 
沃尔克一手加息,一手严控货币总量。
然而市场的发展是惯性的,体量越大,惯性越大。1980年,美国的通胀率飙到15%,金价暴涨。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沃尔克加息至前所未有的21%。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随后,里根上台,凯恩斯主义被主张财政减税的供给学说所取代,此时的美国经济仍然在滞胀的泥沼里挣扎,失业率和通胀率居高不下。
沃尔克遭遇到经济学界、民间、决策层的群嘲,但他扛住了压力,坚持维持高利率并实施高度紧缩的货币政策。
1983年,终于迎来胜利的曙光——通胀率下降至3.2%,1986年降到了1.9%;GDP增长率在1983年达到4.5%,至1984年则高达7.2%。美国经济从此开启了长达20年的低通胀高增长时代。
从1970年到1983年的13年间,美国企业、银行破产数以及失业率,都创下了二战后的最高记录,GDP平均增长速度只有2.9%,年均通胀率达到10.46%,失业率最高时达10.8%。
经济陷入滞胀时,先控通胀,还是先刺激经济增长,对于决策者来说,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尼克松、福特和卡特这三任总统对此都举棋不定,他们需要未来但更需要眼前的选票,反反复复的货币政策反而加剧了通胀预期。
到底该怎么做?
1)亚当斯密最伟大的遗产是告诉我们市场中有只“看不见的手”,如果你仔细思考就能明白这只手其实就是价格如果货币大幅度贬值,市场价格全面扭曲,市场机制整体失灵,经济就会陷入混乱,增长停滞,大规模失业就不可避免。
2)信用货币时代”最重要的金融资产便是信用。一旦货币失去人民的信任,市场体系便会崩溃。社会则陷入混乱,因为货币信用实质由政府信用背书。单纯的发行新币是无法拯救市场的,举例:国民党发行的法币你不信任了,他们的新币你敢要么?凭什么确定不是另一号法币呢?这种情况下政权更迭难以避免。
只要币值的稳定性得不到保障,一切为实现竞争秩序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坚定不移地把稳定货币放在首位,这样做事实上是对其他政策目标的最大支持,也是对经济发展的最大贡献。
                                                      ——欧根
在滞胀时期,大幅度紧缩货币,造成短期经济下行、资产价格下跌的阵痛让人煎熬,这种暴力出清通胀的方式是反人性的,需要与世界为敌的勇气,沃尔克做到了,正因如此,他被奉为美联储历史上最伟大的主席而载入史册。
因为他深知信任是一切中的一切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美联储4任主席合影,最右侧的大高个就是沃尔克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我学习历史一半为了装逼另一半是为了给未来照镜子。
那么问题来了:未来,我们国家是会降息还是会加息呢?房贷该选择固定利率还是随LPR浮动呢?
我们先说为什么央行没有追随美联储减息:

1)美元指数升高,人民币汇率承压;

2)CPI持续走高,并预期继续走高,实际利率已为负;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3)经济结构失调导致货币传到机制出现问题,宽松的货币对流动性的补充很有限。

以上,降息不一定能刺激增长,但一定能强化通胀预期,回顾一下前文我所讲的通胀旋涡的存在,降息弊大于利
另外,我们的体制优势不仅在于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还在于避免了“讨好选民”的短视而集中关注长远目标。
推荐大家读一下行长大人于2019年末发表于《求是》的文章《坚守币值稳定目标,实施稳健货币政策》,我认为他的意思表达得很明确——货币政策以盯住通胀率和稳定币值为目标。

大经济学家任泽平拿着恒大的千万年薪,总是要为大地主喊话的,之所以不停嚷嚷要降息,是因为恒大在境外发行的美元债利差已经非常高,亟需补血。

当然现在改口喊“新基建”了,因为疫情的冲击使生活物资变得短缺,再加上居民的囤积氛围推动了CPI上涨。这关口降息越痛快,后面一旦通胀进入螺旋上升阶段,加息就越猛烈,死得也越惨。

我国目前的状况相对上世纪80年代的美帝来说,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我们所遭遇的挑战要恶劣得多,数轮量化宽松过后,正在逐渐走入物价走高、债务高筑、金融化严重、贫富分化加剧、失业率攀升、老龄化加重、经济增长平庸的困境。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肯定不能一股脑儿套公式,仔细考虑后,我会选择固定房贷利率,理由如下:

1)因为债务太高的影响,在汇率趋稳的情况下,有可能降息以缓解债务压力。但房贷利率是LPR+规定值,在房住不炒的逻辑下,LPR下降,房贷利率不一定会降;

2)银行没道理让利给普通居民;

3)已持有足够现金,可以长时间应对当前固定利率下的还贷规模,如果遇通胀旋涡,央行大幅加息,反倒不见得能扛住;

4)从投资角度来看,一个确定的还款预期,价值巨大。

这是我根据个人情况所做的选择,各位可量体裁衣自行判断。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总结

1)当下全球经济最主要的问题是周期性与结构性的,新冠疫情和油价大战只是诱因。
2)全球风险资产巨跌触发大量平仓赎回需求,流动性紧缩,美元稀缺,投资者需要通过卖出资产获得美元来应对赎回或补仓,使得黄金、美债、房屋等传统避险资产受到拖累。
3)危机之下,债务市场急剧收紧,美国公司债利差放大,许多公司和银行纷纷储备现金,以便用来偿还债务以及保持业务畅通。投资者在浓厚的杀跌情绪中选择持币观望……这些都导致了对美元现钞的大量需求, 是美元指数上涨的主要原因。
4)债务利差放大,所以债务危机 is on the way!美元指数上涨,那么境外发债越多的企业负担就越重。不错,我就是明指大量地产公司要倒,也活该倒,预售制和公摊让他们轻松吸了太多年的血了,应该有一次规模巨大的洗牌。
5)凯恩斯主义的后遗症:贫富差距、债务危机、经济结构失衡、物价上涨、失业率上升、经济增速放缓。所以未来我们会经历相当长的“高物价(必需品)、高失业、低增长”时期。
6)决策者会陷入减息刺激增长带动就业 or 加息抑制通胀平衡物价的两难当中。降息增强通胀预期,货币信用承压,加息刺破泡沫,债务危机硬着陆……
7)货币信用稳定是执政之基,“看不见的手”是价格。只有维护住纸币信用,控制住通胀水平,经济才能回到稳定轨道。
8)降息是为了缓和债务风险流动性紧缩(分层)是大概率,不会有大水漫灌的奇迹。
9)避险资产依然优质公司的股票、黄金、靠得住的政府信用(相关国的国债及现金)。
10)结构性周期性的危机不因黑天鹅而来,也不会匆匆结束。很荣幸能和各位一道见证一个时代的巨变!
对于普通人来说,保住工作是第一位的。其次是保守投资、避免债务、确保现金流稳定。最后是筹集现金等着抄底,在资金成本较低的时候,甚至可以加杠杆搏一个阶级跃升。
好多同学私信我直接问明天是否可以抄底A股……
woc,这问题我要是能笃定地给出答案且不怕被打脸的话,还写啥公众号?干嘛不直接向决策者写奏折 ?
火中取栗是本事,但不伸手入火中,是智慧!
下一篇文章,打算和大家聊聊如何救市、如何险、如何搭便车的事儿!各位有啥想讨论的,也可以在留言或私信中敲出。
哔哔:上篇关于肖战的文是我冲动了,血气方刚的我恨毒了狐假虎威不利于民族团结的举报,这可踩着社团价值观的大旗,可不得讨伐一番么?仔细一想,要是社团旗号都没保住的话,那价值观挥舞的阵地都没了。
所以又给撤了,本来就不是我该讨论的事嘛。当我认怂,毕竟我经不起挖,以前多有鲁莽头铁的言论,怕死,求放过。

推荐阅读:
死亡史诗丨瘟疫大流行
金融化与全球化,加剧贫富分化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凤麟诗社):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