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文丨社长有点野

前文(《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说的是需要印钱,理由: (1)消费和外贸均已扑街,刺激经济走出低迷需要投资拉动。有效需求不足的情况下,投资只能依靠ZF主导,其实就是发钱。

(2)“货币兑水→债务减值”处理债务危机的方式比起加税更好操作。

钱注定要发,谁最需要就发给谁。 过去信贷宽松的方式使金融&地产获得了超额的利益分配(离发币中心越近越能获得超额收益),既不公平也是制造贫富分化的元凶。 于是便有了自下而上,由劳动到资本的“危机货币”的发行概念,比较传统的方式是公共服务建设,以工代赈,非传统的方式就是给低收入家庭直接发钱。 钱从哪来?

财政官员说应该用国债(or 特别国债)作抵押从央行直接印钱,所谓赤字货币化是也。 央行反对,认为货币信用风险是不能承受之重。 财政的理由很直白,流动性陷阱已经出现,信贷扩张那套玩不下去了,地方财政压力巨大,不印钱,不让地方债转国债,再通过央行印钱进行收购,就要金融危机了。 逻辑不难理解,地方债是连数据都查不到的黑洞,全都压在地方国有银行的账上,一旦赖账,先撑不住的铁定是那些城商行农商行……财政赖账会导致zf信用破产,货币信用是国家信用,zf信用难道就不是国家信用? 央行苦笑:“我又没说不印钱,只是不想沦为财政的出纳工具而已。” 马光远说就不该有这种争论,稍微有些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不能用印钱的方式解决赤字问题,这种争论很low,还发了一通感慨——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

马是自己看走眼了,楞说别人low。 其实吧,央行和财政之间的争论根本不是经济理论之争,而是权力之争——花钱的权力。

财政想的是我发国债你印钱,我拿到钱后我来花,过去就是这么干的(比如著名的4万亿),对面的灯塔国也是这么干的。 注:4万亿是商业银行购买国债,再抵押给央行获得MLF、SLF,本质上并不是央行直接印钞购买。 央行虽然没有明说,但暗戳戳地盘算,凭啥我不能自己印钱自己花?你财政控制钱的是税收,发债也应以税收作为保障,我印钱买你发的债,你花钱是爽了,但我则要承担货币贬值的责任。 印钱花的权力在资本主义笼罩下的信用时代绝对是至高无上的,堪比川皇的铁王座,傻子才不争。 这就引出了两个问题: 1.为什么灯塔国可以用美国债抵押发行美元而我国却不能照此成例发行rmb? 2. 央行真的可以印钱直接花吗?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货币可以无锚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上图出现在Dalio的新书手稿,指示的是货币历史的循环。 最初是实物货币(硬通货)。 为了便于交易及扩张信用,人们发明了实物本位货币(金本位)。 随着金融系统的丰富,资产证券化逐渐流行,货币大幅扩张到金属本位无法承载的地步,而跨入信用支撑阶段(以上世纪70年代美元与黄金脱钩为标志)。 信用货币使中央银行得以创造大量货币和信贷,从而导致通货膨胀。当人们普遍认为那些货币和债务资产不再是很好的财富贮藏手段时就会将财富的储存形式由现金和债券转向商品、服务以及黄金等可以对冲通胀的资产,直至抛弃货币开始以物易物——信用货币失去信用,迫使人们回到实物货币时代,开始新的循环。 Dalio认为现在已经是一场长债务周期的末期,货币信用会受到极大挑战,钱马上会变得不那么值钱,故而极力主张抛弃现金。 货币是债务的流通形式,货币扩张推动金融资产涨价实现少数人财富超额分配的同时,也带来了债务危机,这又需要央行印钞使债务资产减值来解决。当人们普遍熟悉了央行的这套玩法,对纸币形成长期的看贬预期,就没有人愿意接受纸币和债券了。 Dalio是善于研究历史模型的投资专家,我虽然认同巨量债务需要靠“货币化”(兑水稀释货币&债务价值)的方式来解决,但他这套”货币终将变纸”的主张,需要在不同的时间跨度上来看待,千万不要看到这个推论就急于做出激进甚至冒险的投资决策。 回忆下德国魏玛时期及中国国民党统治大陆的最后几年,两个政权为了应付巨大的财政开支(德国为了支付一战赔款,国军为了支付内战军费)开动印钞机,结果一夜之间货币变废纸,随之而来的便是政权垮台。

我曾在之前的文章中展开讲过经济危机的演化流程,即: 流动性危机→金融危机→债务危机 其实后面的内容比较敏感,我没说完,现代经济危机的完整演化逻辑是: 流动性危机→金融危机→债务危机→货币危机→威胁执政安全 so,意见人士对赤字货币化的提防不是没有道理的。 美元为什么可以依托国债(财政赤字)发行? 你需要先问下自己为什么有人肯买美债? 因为你知道美债绝不会赖账,即使市场上没人要,最终也有美联储来兜底,而美联储的资金是无限的(印钞)。 美元为什么有价值? 因为美元对应的资产是美国国债。 也就是说美元以国债为锚,国债以印钞兜底,这套章程就是左手握右手的关系。年初,美联储宣布向市场无限供应流动性的时候,有人担心新增的3万亿债务还不上,财政部长姆努钦说财政部可以发极低利息的超长期国债。 什么叫低利息超长期债券?不就是不打算还么? 这和凭空印美元有什么差别?债不债的其实就是应付法律流程而已。 问题是为什么美元没有变废纸,反倒走出了一段强劲的增长行情? 必须点出小标题了——货币是可以无锚的,这个结论是不是有悖于常识? 还记得《一出好戏》里的货币应用场景吗?鸡贼的张总主张用扑克牌作为货币行驶交换媒介的职能,并告诉大家整座岛上只有一副扑克牌,结果小兴发现自己手上竟然有4张红桃二,说明扑克牌并不止一副,甚至都不止4副。 值得思考的问题是: (1)扑克牌货币的锚是什么? (2)为什么张总增发了扑克牌,却没有引起通胀? 第一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扑克牌货币没有锚,能行驶“交易媒介”的职能是基于全体认同的公共契约——这才是货币的本质。 所以货币并不需要锚。 全部的新纸牌都在张总手上,拥有货币发行权的张总随便掏两张纸牌出来就可以将别人辛勤捕获的鱼换到手却并不需要付出对等的劳动。 既然如此,鸡贼的张总为什么没有掏出更多纸牌将市场上的所有物资据为己有呢? 张总超发了货币,为什么只在小兴看到4张相同牌时才揭破? 是张总良心发现,想起不劳而获很可耻吗? 不可能,张总是精明市侩利用经济学知识收割底层的“资本家人设”,之所以没有利用发币权胡作非为,是因为一旦人们发现他所发行的货币(纸牌)价值下跌,就没有人愿意持有纸牌而最终令他无利可图。 如果你的家族可以通过印刷纸币就能占有社会财富的话,你会舍得让你发行的纸币变成废纸吗? 当然不会,巴菲特也这样说。 所以张总在发行货币的过程中严格控制了货币量的增长,保持了物价的稳定,从而令人们感受不到他在超发货币,若不是小兴看到4张相同的牌型,他的秘密就不会被发现。 为什么几乎所有人都知道rmb被严重超发了? 因为对比下10年前的购买力就能发觉钱不那么值钱了。数十年物价上涨的趋势给了人们强烈的通胀预期,以至于抛弃货币寻求固定资产。 这就解释了美元为什么可以用还不上的美债为锚,因为本身就不需要锚,只需要美元的购买力维持稳定并让人们相信它会持续稳定——只有信用才是货币真正的锚。 美元就拥有这种信用,入关小将们别急着杠,事实上美国过去30年的平均年通胀率只有1.75%。在国际流通领域,美元占到40%,在各国外汇储备中占到90%。美元之所以是世界货币并成为各国央行的压舱石,是因为美元长期稳定所营造出来的广泛信用。即使是对灯塔国恨得牙痒痒的ISIS,对美元却爱得深沉,即便上面印着“我们都信仰上帝”。

美元信用除了源于其历史表现,也来源于其他货币实在表现太差,截至到4月底南非货币贬值26%、巴西货币贬值24%、墨西哥货币贬值22%,俄罗斯19%、土耳其15%(格致产业发展)。 比烂的意思是比竞争对手好一点点,美元是矮子中的高个儿。

二战后期,美元成为“霸权货币”靠的是占据全世界70+%的黄金储备,金本位废除后依赖的是其全球驻军所维持的“石油美元”体系。 时至今日,美元依然是世界货币靠得则是信用,我倒不是说美国人多有良心多讲信用,而是他们太了解资本游戏的规则,为了长期“不劳而获”而放弃短期肆意掠夺的机会。 损人利己的事只能干一回,时间一长,交易次数够多,市场一定会稳定在“等价交换”的状态,博弈论里“囚徒困境”的游戏如果玩的次数够多,最终两个囚徒一定会达成默契而做出双方互相妥协的决定。 明太祖朱元璋就不懂这点,他发纸钞去掠夺民间财富,结果民间就把纸钞当废纸。 美联储号称无限印钞也没有令美元变废纸的原因在于: (1)无限印钞只是美联储表达出对资本市场的支持态度,并非真的“无限”,从目前美股的反弹力度上看,这种支持是有效果的; (2)国际市场对美元有强烈的需求,很多国家有大量美元计价的外债,在疫情冲击下急需美元回血。

既然美债可以长期货币化,为什么rmb财政货币化就要被各路经济学家抵触?

(1)rmb没有形成稳定的“信用预期”,现在的情况是就连老大妈都知道“存钱要不得,买房抗通胀”。过去长期放水形成了“钱越来越不值钱”的惯性思维。此外,1994年的价格闯关时期有一次严重的货币贬值(幅度25%),所以在国际上rmb并不具备信用优势。 (2)“财政货币化”所兜底的地方债的质量是存疑的(不透明)。 (3)货币的国际信用需要靠科学的制度系统和法治体系来予以保障,自由兑换和浮动汇率是起码条件,也是目前所缺少的。

对比下中美货币扩张的路径:

美:量化宽松——美联储直接购买债券——债券规模和股市扩张。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美联储资产结构的变化,来源:美联储

中:信贷宽松——商业银行和民间信贷投放——使得房地产持续暴涨。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中国央行的资产结构变化,来源:央行

关于中国央行的资产结构变化,有两个信息值得关注: (1)自2014年央行资产中“外汇占款”达到峰值之后便持续下降,随之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15%左右。 (2)新增的对其他存款行公司债权其实就是商业银行的借款,而商业银行的资产大头是房产。 简言之,流通领域中的美元信用是债券背书的,rmb扩张是与房地产相关的贷款实现的(房地产是印钞机)。 差别在于美国增发货币造成的通胀预期会降低债券价格增加利率对发币规模形成制约。而rmb所面临的市场机制却有所不同——越通胀越买房——房子可以抵押贷款,贷了款又去买房子——结果就是房价飞涨,不是反向制约,而是恶性强化。这就是历史上所有房产泡沫都无一例外的崩溃了的原因,记住我用的词是无一例外,不要说“我们不一样”或者“这次不一样”,因为历史上每次泡沫崩溃前,人们都是这么说的。

我在上篇文章问到楼市泡沫 VS 股市泡沫,哪个对社会稳定的威胁更大? 楼市泡沫危害更大,因为房价直接关系到年轻人的生活质量,当他们即使996也无法安居乐业,就会铤而走险。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上图在知乎上非常火。看到这一房价排序的同时,还应考虑到: (1)房子质量。国外的一套房和北京上海的一套房不是一回事,慕尼黑的房子6层已经算高层了,北京上海30层的房子随处可见。 (2)公摊面积这种事多存在于香港和大陆,所以中国的房子价格上浮20%不是问题。 (3)北京、上海、深圳的人均收入是新加坡、慕尼黑、东京等地的1/3,是纽约的1/5。

泡沫之大显而易见。 在通胀预期强烈的情况下搞赤字货币化,风险不可控,有惨烈的历史教训可供借鉴。此外,地产pao沫已经太大,继续吹大等于自爆,且会让年轻人更加绝望。 如果不能赤字货币化,还有什么办法发钱呢?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功能货币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的是传统的货币供给渠道已经失灵,通过商业银行进行信贷扩张的路径不仅不能将货币注入实体经济,反而会进一步吹大泡沫筑高债务风险,加剧贫富分化。 其次,我们也必须认识到“财政货币化”所带来的巨大信用危机在泡沫巨大又逐渐”金融开放”的当口是极度危险的事情,轻则遭遇炒空货币骤贬跌入通胀漩涡,重则丧失主权信用危害执政安全。 印钞,货币信用危机;不印钞,债务危机进而引发金融危机。 有没有一种印钞方式,既能缓解债务压力精准投放货币于实体经济,又能避免损害货币信用呢? 史正富老师提出过一种基础性战略性资产(Basic Strategy Asset,BSA)的概念,试问央行是否可以直接印钞投资并控股BSA,进而向市场投放货币呢? 举例:在一个简化的荒岛经济学模型中,随着生产技能的提高,商品越来越丰富,交易越来越频繁,货币需求越来越多(实际上也是如此,经济越发展,货币需求量越大)。新增货币如何印发? 肯定不能像电影《一出好戏》中,由张总直接掏出藏起来的扑克牌去购买别人的商品和服务。 最可行的办法是“荒岛央行”用新增货币建一座游乐场。货币通过支付工人工资、购买建筑材料等方式抵达实体经济,而央行的资产端则多出一项提供公共服务的资产。 有心的朋友已经看出来,这一货币投放的原理是通过资产规模扩张资产负债表,将新增货币注入市场。特点是,货币不是通过商业银行进入实体经济,而是通过实体产业(BSA)进入流通。 什么是适合投资的BSA? 举例:大城市的人才公寓(只租不售),由于成本巨大,回报周期长,私人资本是不会轻易涉足的,就应该由央行投资并直接控股。如此一来,地方政府获得了土地出让金,改善债务,工人们获得了就业机会,年轻人有了住房保障,一举多得。

这不就是搞基建么?同样是央行印钱搞基建,通过财政发债的方式和央行投资BSA的方式有什么差别呢? 发债的担保是税收,经济下行时,发债量大增而税收量骤减,债务质量下降,再叠加原来积累的债务风险,注了水的债务信用一定会冲击货币信用。 历史经验表明,人们无法相信一个突破了发债印钞阻力的ZF能管得住手,因为加大货币供应让货币贬值进而降低债务价值最符合ZF的利益,在债务问题上,制造通胀比增加税收对人们造成的痛感要隐秘得多。 而如前文所述,央行的第一目标是稳定币值,因为可靠的货币信用确保他们可以长期靠”印钱“就可以分配财富。 聊到此处,我已基本回应了央行与财政关于”货币化“的争论,他们争的并非是理论上的该与不该,而是新印的钱,谁有权花。 聪明的你会支持哪一方呢?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为自己的利益说话 我之前和大家讨论的问题中有一项是追逐决策者的行为逻辑有没有意义? 我的结论是决策者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应该为自己的利益说话,并让决策者听到。 什么才符合我们的利益呢? 现代社会完全围绕“信用”运转。货币信用是一切市场信用的基础。 货币稳定则物价稳定,亚当斯密所谓的“看不见的手”指的就是“价格机制”,一旦价格机制崩坏,市场便退回到无序和匮乏的状态。91年苏联解体时,卢布巨幅贬值所造成的生产性危机可以让一个大学教授瞬间沦为乞丐。 “入关学”的讨论在知乎上非常流行,但入关的标准是什么? 是取代美国称霸世界全球驻军吗?这显然不符合我们和平崛起的一贯主张。 是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吗?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我们已经是了,但人均收入只有灯塔国的1/6,又似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我看来真正的“入关” 是世界各地人民都信任我们的货币,都看我们的电影,都梦想来我们这留学、工作……

我们的机会从来不在于别人玩砸了,而在于做好了自己的事。 货币信用的建立需要在科学、透明且可靠的制度保障下稳定运行几十年,而崩溃只需要一瞬间。

所以,我旗帜鲜明地支持央行通过投资BSA进行货币投放。倒不是我觉得央行的领导们理论有多高明,人品有多靠谱,而是稳定的币值更符合央行的利益。 对于国际资本来说,信用货币之信用来源于比别国货币更有信用,而这是用科学的制度和自由的兑换作为保障的。金融开放、浮动汇率、资本流通无管制之所以是既定目标,是因为这是rmb国际化的必经之路,届时人民币计价的资产包括人民币本身都将由国际市场重新定价,你觉得外国人看到北京房价比东京贵,上海房价比纽约贵,深圳房价比洛杉矶贵是什么感受? 试着联想下你听说孟买房价比上海贵后的心情…… 我在2018年初曾潦草画过一张图(发在《金融危机》系列中: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图中绿色线线条我预测的(央行)房价走势,垂直的红色线(调整信号)便是实行浮动汇率、放开资本管制的政策信号。

关于房价涨跌走势,现在并没有能够轻易查到的可靠数据,中介的数据太毛了。我曾在知乎上看到一位技术大神用爬虫抓取的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地比较有代表性的小区(建筑年限、位置、交易量)连续3年的交易数据,自2017年10月达到房价高峰之后,这4所城市的“样本小区”的二手房交易价格下跌幅度在16%-25%之间。 上图是以上海房价为参照系画出来的,据我自己的走访以及身边友人或买或卖所采集的信息来看,我认为以上数字大体是可靠的,大家也可以自己去采集一些数据互相验证。 2年多的时间过去,我认为我的预测大体是没错的,我现在仍坚持之前的看法。 疫情之后,房地产交易又活跃了起来,一些网友寻求建议。我的看法是: (1)2019年上半年同样经历过一段楼市、股市小阳春,彼时对美毛衣占才正进入谈判期,之后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我认为此时楼市的活跃、股市的反弹和当时情况类似,均属于短债务周期的起伏,并非是一轮新增长的到来。 (2)疫情对经济影响一定是负面的,失业情况严峻,不然也不会搞什么“摆摊经济”(建议他们读读《种树郭橐驼传》),此时资产价格上升与基本面恶化的情况是不符的。你当然可以说资本市场的起伏是资金流动主导的与基本面无关,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与基本面相背离的上涨就是炒作,就看你玩不玩得起了。

马光远说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这话不假,因为很多经济学家只是将资本掠夺进行合理化的“文化打手”而已。 比如说什么”按要素(劳动、土地、资本)分配“,马克思早讲了,劳动是产出价值的唯一方式,在社会xx光芒的照耀下,还谈按资本分配不是资本家的打手是啥? 又比如,你讲公平,他谈效率,好像效率与公平天然相悖一样,事实上,在危机中公平就是效率,因为没有公平就没有稳定,又哪来的效率呢? 有效需求不足的根本原因是贫富分化,贫富分化的根本原因是财富分配制度出了问题。别扯什么努力or不努力,信这个的,要么是主张996是福报的资本家,要么就是还没走出象牙塔的小白。

对一切经济危机进行溯源都可归结为贫富分化,这是所有体制内专家都不会说出的事实,他们只会归咎于毛衣占和疫情等场外因素,倒不是他们没有读过马克思,而是他们只说符合其利益的话。限于篇幅的原因,我会在之后的文章中将这个话题再展开了捋,但我认为高层有志于着手改变这一状况的,比如一方面央行的数据显示人均资产317万,而李总则公开表示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官方数据打架的问题我经常见到,因为他们也要为自己的行动进行舆论准备嘛。 而我们普通人呢,要为自己的利益说话!

看到这,老王就说了:”我特么又不读经济学,我哪知道谁是资本打手谁是热心群众啊?” “不需要你分辨,你只需为你自己的利益说话。”

讲破大天,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相结合)最正经,道理虽这么讲,但现实是”按权力分配”。

这种敏感词要聊,就只能拿灯塔国举例。都知道,美国黑人正在爆发反歧视游行。可以预见的是,抗议之后一切照旧,黑人处境并不会有什么具体改善,最多是舆论环境上更加“政治正确”一点而已。 为什么黑人被歧视被警察双标执法?因为他们犯罪率高。 为什么黑人犯罪率高?因为教育水平低,因为贫穷。 如何改善黑人的教育环境和贫穷呢?只有社会财富分配向底层社区倾斜才行。而这一切的基础是掌握分配财富蛋糕的权力。

所以喽,抗议和运动可以提出问题,但只有掌握政治权力才能解决问题。美国的黑人兄弟既没有统一的领导,也提不出先进的政治口号和斗争纲领,结果就是给一些政治投机分子提供表演“政治正确”的舞台而已。 如果你想的够深,你会发现所谓种族歧视,女性平权,关注LGBT群体……在舆论场上的作用是分裂美国底层社会——给面子不给里子。 黑人的权益保障不因“政治正确的舆论环境”而陡然降临,也不因出一位黑人总统而得以彰显,实现这一目标的奋斗路径只能是:政治权利→经济利益→改变偏见 。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总结 (1)货币可以无锚,信用货币的锚就是信用本身,这是美国可以用还不上也不打算还的债务(长期无利息国债)抵押发行美元的底层逻辑。 (2)美联储可以“无下限”操作的原因是美元在过去几十年的市场参与中建立起了强大的信用基础,其基础货币发行制度和流通便利程度也是其他币种无可比拟的。而rmb在这方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不可贸然凭空印钞而前功尽弃。 (3)央行财政之争,明面上是货币理论之争,实质是在争”花钱的权力“。

(4)相对于财政发债印钞,央行投资BSA(基础战略性资产)发钞的可靠性更高,也最符合大众的利益。 (5)rmb国际化势在必行,那么实现金融开放、浮动汇率、取消资本管制便是理所当然,而这一切都必须用稳定可靠的币值进行保障。

(6)对于决策者来说,长远目标和眼前利益总是要tradeoff(取舍)的,让货币贬值使债务减值更符合当权者的眼前利益,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如何保障自己的财富呢? (7)必须要牢记的是黄金是第一替代货币,1700不是顶,可以适当做一些避险配置。别问我比特币,问我就说是狗屎,不对,不如狗屎,狗屎还能当肥料,比特币只能浪费电(逻辑我以前写过很多),这一点我无比确定。你当然可以说比特币炒作很赚钱,权健也很赚啊,并不能改变他们是骗子的事实,历史会证明一切的。 (8)是时候,我们要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End。

参考资料: 格里高力·曼昆《美联储》 托马斯·皮凯蒂《二十一世纪资本论》 赵燕青《货币、信用与房地产——一个基于货币供给的增长假说》 Dalio 《债务危机》 彼得·希夫、安德鲁·希夫 《小岛经济学》

关联阅读: 刺激经济,关键不在于印多少钱,而在于怎么发钱 此轮危机是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的集中爆发,疫情和油价战只是诱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凤麟诗社):是时候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