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霸打了一个响指——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了!

内容纲要

老王最近很惨,由于年近30,一直被家里催婚催育。

他爹经常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怎么给你读了那么多书,反倒不如那些初中就出去打工的人长进呢?那谁谁谁都生2胎了。”

老王跟他爹说话,讲独立意识与个人价值实现,定然是无用的,他爹也听不懂。老王就只好扯大旗作虎皮:“政府提倡晚婚晚育,越晚越好,咱这是在响应党的号召!” 

得益于国家喉舌的经年宣传,不仅老王爹听得懂,七大姑八大姨也都很通透。所以这句咒语很灵验,简单明了,直接有效。

可是,这句话以后不能用了,因为计划生育这条基本国策作废了。

老王慌了,总不能每次都和他爹辩论一番啊,而且一旦老人家拿出家长的威风,他还是会吃不了兜着走——因为老王为了买房掏了他爹的钱包

于是老王来求社长,社长告诉他:“你就跟你爹说,这是灭霸打了一个响指,灭绝地球一半人口的操作。而你,无能无力。

灭霸打了一个响指——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了!

灭霸一直担心宇宙生命太多消耗资源的问题,但是直接让生命消失不仅有违天和,还让他变成了宇宙公敌。在复联3里,他的阴谋虽然得逞了,但是他后来后悔了,利用时间原石扭转乾坤,回到过去放弃了直接让生命消失一半的操作,转而改成了“宇宙大开发”,搞起了资本经济。

同时,灭霸还在地球上的中国搞“房地产经济控制人口”试点,结果大获成功,不仅可以达到让人口减少的目的,还让人们对其歌功颂德。

“老王,你别急着反驳啊,我就来给你讲讲灭霸毒计中资本经济发展改变社会生产生活方式,撕裂社会结构,进而影响年轻人的生育意愿的逻辑。

 

 

资本经济发展造成 “少子化” 的逻辑

 

1、生活生产方式变化——封建小农时代 VS 当代社会

(1)养育成本由低变高

社会政治稳定的情况下,“养活”孩子的成本是非常低的。

封建时期,教育不是必需品,孩子不用上钢琴课、小提琴课,也没有什么补习班、夏令营。养活一个孩子,不过就是饭桌上多副碗筷,养到7-8岁,就可以下地干活了。

不仅物质投入不高,也不需要大人们投入太多时间。那时候育儿知识有限,喂饱了穿暖了就得。哪还顾得上智力发育心理健康的,能走的时候,就扔在孩子堆里——一起玩泥巴去!

现在的孩子,大人们掏空心思帮孩子买健康无毒的进口奶粉、进口衣物,绞尽脑汁开发孩子智力培养孩子习惯。稍微大一点,花了大钱找了托儿机构吧,还得提心吊胆着“别被打了骂了虐待了”。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又是想尽办法各种培训、学区房、社会关系……不仅花钱,还要花时间花心思。

就这样,你还不知道小朋友会长成什么样,而且将来大概率不会在自己身边。

如果说生孩子是投资,那么在封建时代,是成本低、周期短、见效快的投资,比之于当今社会,回报率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2)子女从廉价劳动力变成了包袱。

小农经济时代,生孩子比雇佣工人划算多了。7-8岁就能下地干活,不仅没人说这是雇佣童工,还不用五险一金。

社长问老王:“老王啊,假设你生活在封建时代,你想要过上好日子,你得怎么做?前提是你出生在普通家庭哈,别被那些穿越剧洗脑,以为自己回到古代不是阿哥就是贝勒。别看你在大上海是洋气的王总和Tony Wong,你这阶级对应到封建社会也就是 狗子、阿虎、王二蛋!”

老王白了社长一眼,想也不想张口就答:”努力耕田,勤劳织布!”

社长:“就你这见识,穿越回去活不过3集。你想要过得好,耕田是很有必要的,不过是晚上耕,辛勤播种,让你媳妇生上十个儿子,8个女儿。反正有口吃的,孩子总归是能养得活的,老大长大了带老二,老二长大了带老三……

“一旦孩子长大,你就爽了。要创业开荒,你有10个青壮的免费劳力,有8个家族外援;要打架干仗,你们一起上阵够顶一个班,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大家子,还不够你横行乡里的?你看宋朝的杨业,因为儿子比较多,他们家不仅很能打,还被写成了大IP。”

鸡蛋多的好处就是可以往多个篮子里放万一你们家谁谁谁出息了,走了光耀门楣的好运,牛逼的不还是你这当老子的么?这就是为什么封建时代有多子多福的说法!”

老王:“对哦,多子多福,可是到现代社会,怎么就变了呢?”

社长:“因为现代社会,孩子对于家庭来说,不是劳动力而是包袱!就好比老王你吧,你小时候上了多少培训班,你老爸又是供你上985名校,又是供你国外深造,花了不少心血吧?”

“你不仅帮不上家里的忙,没有改善你爹的生活吧,买房还要掏你爹的钱包,只怕生了孩子还得你爹娘伺候。最最最重要的,从你读大学开始,你就不在你爹身边,每年也就过年的时候回去一趟,他老人家就算要打架,你也帮不上忙。”

“老王你别激动,这不是你个人的原因,大家都是这样,这是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变化所带来的必然改变。劳动力输出方式从单纯的体力输出变成了脑力输出,必然会加大前期教育的投入,必然会加大父母的养育成本。而且由于社会组织分工愈加细化,劳动力随资本往大城市转移,你就没办法待在你爹身边。”

“在古代你是你老爹(小农)的劳动力,而现代,你是资本家的劳动力。所以反应在社会现实上——你老爹投资了你,但回报却给了资本家。你明白了这个道理不?”

老王一幅自信的神情:“这我当然明白了!”

社长一拍大腿:“照啊!你都明白了,那其他人也都心如明镜似的。你老爹生活在农业经济往资本经济过渡的时代,他在你身上的投资即使最后都奉献给资本家了,但是他脑袋里还残存着“多子多福”的封建思想。而你就不一样了,你受过良好的马恩列毛教育,如果知道你呕心沥血的投资最后会被资本家摘了果实,你还会投资不啦?”

老王:“你说的是有道理,但是太功利了,我觉得孩子不见得就是包袱,ta带给我们的价值在于带给我们快乐与为人父母的人生体验,这比单纯的劳动力更有意义。”

社长:“老王你这话说得非常有见地,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可是你说的这点在小农时代也有的啊,难道古代父母就不爱子女了?生了儿子就只拿来当劳动力用?天伦之乐这是古今时代都有的共同点,我们今天主要找的是差异!这样我们才能搞清楚为什么古代提倡多子多福,而现代年轻人却不想生孩子的深层次原因。”

 

(3)封建礼教森严——父为子纲

董仲舒为巩固封建统治,提出了“君为臣纲、父为子纲”这一封建伦理,简单讲就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两个字就是“听话”。 

这套东西,给中华民族洗脑了千百年,可谓根深蒂固。中国人还自带“孝”的文化属性,对祖宗崇拜,对家族忠诚,对父母顺从。于是在封建时代,父母在家族当中地位超然,拥有绝对权威。

社长:“老王,假设你在古代生活,你们家10个儿子,8个女儿都长大了,他们又各自结婚生子,一家几十口,为你独尊,人人对你的话奉若圭臬,你开心不开心?但是你看现在这社会,孩子才是祖宗!一旦你有了孩子,你的地位无异于干重活吃干草的老黄牛,哪有尊崇可言?”

(4)社会保障——养儿防老

古代没有社会保障,养儿为防老!这是一条贯穿于社会伦理当中的契约,也是“孝”的根本内涵。

古代的老王拉扯大10个儿子,8个女儿,给他们置办彩礼娶亲,添置嫁妆嫁人,将来还允许这些子女继承他的遗产。不仅是因为老王爱他们,也由于这里面有一个延续千年的社会契约——老王将来老了的时候,作为回报,这些子女将为其养老送终,而不至于老无所依凄惨而死。

而随着时代进步,虽然养老依旧不能靠政府,但是社会服务是可以解决的,子女不是唯一的养老依靠。

老王:“你说的不对,我们家的老,我仍是会负责的。”

社长:“你掏了人家的钱包,当然要负责啦!假如他的钱包没被你掏,他买保险,进养老院,哪个不能养老?何况你常年不在身边,靠不靠得住还真难说。如果他没生你,他这么多年对你的教育投入省了吧?给你买房的钱包省了吧?说不定还能移民到高福利国家,还用得着担心养老?”

“老王你就说你不打算要孩子,有担心过自己养老的问题没?”

老王摇摇头。  

2. 社会分化,新无产阶级 VS 食利阶级

什么叫新无产阶级?

就是新时代里,无明确产权的住房、无明确产权的土地、无实际控股的资本……直接点说就是没有资产给后代继承的工薪阶层

当代的新无产阶级其实与古代的农奴没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别看一个个受教育程度还挺高,其实对于上层阶级的作用也就是交税和消费

老王摸摸头:“交税我能明白,消费的作用是怎么回事?”

社长:“老王你真以为肉食者需要你抓紧生产来报效社会?得了吧,现在产能都过剩了,凯恩斯主义提倡的是消费驱动生产,促进收入上涨。所以你最大的用处就是消费。”

“消费的同时便有交税,除此之外你每个月还上交近1w的个税。年轻人对肉食者的作用,就在于这,不然为啥养老金空额的时候,大家都盯着年轻人?所谓的人才引进,不过就是抢夺消费者与税基而已,买房子当接盘侠难道不算消费?”

不生孩子的,正是这些新无产者们。为什么?

(1)老黄牛一样上班,不仅没钱,也没时间。

又拿老王来说事哈,谁让他是新无产阶级的典型呢。

老王是国内985本科,美国名校硕士,现在上海著名高科技企业写代码,30岁,年薪50w。肯定算得上人中龙凤了。老王研究生毕业24岁,工作6年攒了100w,掏了家里6个钱包凑了200w,2018年3月买了上海总价600w的上车房,贷款400w,每月还贷2.6w。每月工资4.17w,扣除税费 1w,再扣除房贷,到手6k。

买了房得装修吧?要钱,结婚要钱,生孩子要钱。而老王虽然年薪50w,但是30岁的老王,实际没有钱,还一堆债。

再者说了,你们以为老王这年薪50w是好拿的?就算码农赚钱多,他也不是一毕业就是50w吧?升得这么快主要是因为勤奋,所以每天忙得跟狗一样,哪有时间去谈恋爱?下班回家只想躺着,周末多半还要加班。

他老爹劝他短平快——去相亲,可是他相亲的女生也越来越聪明了,指着他的鼻子骂:“原来你爱我的方式,就是要我跟你一起还房贷,无耻!” 

(2)新的无产阶级们拥有了马恩列毛的思想武器。

既然有老王这样的新无产阶级,必然就有与之相对立的食利阶级。不然谁去剥削老王呢?对不对?

灭霸打了一个响指——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了!

食利阶级可就与老王不一样了!

1. 首先是他们有资产给后代们继承,所以有更强烈的生育意愿。

2. 其次是他们可不像老王那样忙碌,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你看王思聪,天天换女友的操作,老王就玩不来。他们不仅有时间谈恋爱,还有丰富的社会资源为自己服务,能够把恋爱谈得更好。

3. 最重要的是,在“多努力都不如生得好”、“有钱才是王道”、“没房不能娶媳妇” 等崩坏了的社会价值观驱动下,食利阶层占据了更多的交配主动。

那些专灌给女性的毒鸡汤说什么,女生光有美貌是不够的,奶茶mm除了美貌以外还有清华与巴德学院的学习经历,所以才有机会在纽约遇上刘强东。意思就是说女神们想要去给食利阶层生孩子,要非常努力才行,而老王连个分担房贷的都找不到。这个价值观虽然扯淡,却很现实。

社长:“老王你要像王SI聪那么有钱,有机会跟志玲姐姐生孩子,你生不生?”

老王:“生啊!”

社长:“所以老王你正确的思路应该是努力奋斗变成有钱人,而不是放弃奋斗,选择不生育啊!你以前是想着要努力奋斗变有钱来着,但是现在好像心灰意懒了,怎么也提不起劲,问题出在哪,你知道吗?”

老王:“我堕落了啊!”

“那也不尽然,难道全社会的年轻人都堕落了?问题出在随着经济发展,贫富差距增大,两极分化严重,社会结构趋于固化,也就是说下层的无产阶级越来越难以向上层阶级流动。这就是为什么你以前觉得努力努力还有翻身的指望,现在心灰意懒看不到希望的原因。”

“还记得上篇文章里,我给你画的那幅图么?解释农奴与房奴的差别的。”

灭霸打了一个响指——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了!

我们当时讲到房奴的被剥削逻辑是大地主通过地价和漫灌的货币收割购房者与居民储蓄,先上车的购房者(炒房客)通过涨价与货币超发收割后来的购房者,像传销一样层层传递下去,都在吸下线的血。

这个剥削逻辑虽然高明,但是并非没有破绽,这就好比从下往上的叠罗汉一样。新加入的把之前的人扛在肩上,又被后来的人给扛上……被举得越高收益越大。刚开始压力不大的时候肯定叠得很积极。可是越叠越高,最底下的人越扛越多,有力气的人明显不够用了,上面的人高喊着让大家拿出6个钱包补补力气。

灭霸打了一个响指——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了!

6个钱包拿完了呢?再下一层的人得拿12个钱包了吧?可是哪来的12个钱包哦?于是这个结构就稳定了,无人能够把他们扛起来。

一旦最底下有一部分人力竭而亡,这个结构就塌了,越在下面的人越倒霉……”

我举这个例子的意思是为了说明阶级正在趋于固化,老王最开始觉得努力工作能够提升阶级,后来觉得买房能够提升阶级,这些在之前确实是可行的,但是现在老王觉得只要生下来就注定阶级属性了。

更要命的是,上层阶级不仅通过房子对底层进行搜刮,还把投入巨大的教育变成了阶级固化的工具,阻碍阶层流动。

(上层阶级是有维持阶级固化的主动性的,这是他们的社会属性,因为 少数+特权 才能维持得了他们的优越感这样子。)

阶级一旦固化,就又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对立阶级——无产阶级 VS 食利阶级。

《动物王国》里:猪是顶层的统治阶级,一出生便是食利阶级,其他动物都为猪服务。鸡生活在王国的最底层,干着最繁重的工作全年无休,而且所下的蛋要被做成煎蛋、水煮蛋、松花蛋、番茄蛋汤供猪食用,只有少量的蛋会经过鸡们极艰难的过程孵化成鸡,继续为猪工作并为猪下蛋……有一天鸡获得了智慧,了解了这个事实,你猜鸡会怎么办?还会老实下蛋,看着猪把蛋拿走么?(童话故事来自知乎)

像老王这样出色的年轻人,自然能看破新时代的剥削逻辑,自己的孩子在教育阶段就被阶级壁垒限制住了,将来自然难免沦为食利阶级剥削的对象。所以不生育是掌握了马恩列毛核心思想的新无产阶级的抗争方式,虽然静默,却也有效

难道让老王生出另一个自己,继续供他们收割?用《谭嗣同》中的台词来点亮这一part:“这样的大清,多生一个孩子,也就是多了一名奴隶而已。”

这韭菜割的,连根都开始刨了。刨完了根,还能割谁去?结局会怎样?无产阶级会联合起来打倒食利阶层,翻身做主人么?

没可能的,无产阶级已经被社会阉割了,不仅没啥战斗力,连人数都越来越少。而掌握社会资源的食利阶层则越生越多,食利阶层相互之间就会产生矛盾,而发生战争……底层起义从来就没有真正成功过,他们最大的作用就是搅乱时局,然后新的食利阶层抓住机会替代旧的食利阶层。

(3)社会资本分配机制严重不公平,扭曲社会价值观

老王们其实很可怜的,没出校门的时候,被各种成功学鸡汤给灌,什么“马云的这7句话让你身价过亿”、“越努力越幸运”……工作后被各种焦虑毒药狂灌——“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眼看着周围人买房的都翻番赚,又快又稳又轻松,你说老王能不焦虑么?

于是“一夜暴富”、“有钱可以为所欲为”、“有钱才是成功” 等价值观就开始大行其道!没钱,没资本的人,在很多人眼里,是没资格和他们一起活下去的,他们被当成low-end 人kou来驱赶。整个社会都弥漫着对没钱的人进行羞辱的氛围。就连社长用经济逻辑分析房价意在提醒大家不要上当的时候,也有人留言骂社长是没有房的loser。

暴富的欲望落后的焦虑双重驱赶之下的老王辛勤上班,努力抓生产,想要超越同龄人,却制造了太多过剩产能……曾经学过的致富成功学——“知识+努力” 都在快速变化的社会逻辑里失效了,都尼玛不如买房。

等老王转换思路买房的时候,才发现不啃老,根本买不起。买房之后,老王工作得更努力更卑躬屈膝了,因为害怕失业断供,更害怕背上孩子这个包袱。所以最幸福的是那些一出生家里就有多套房产,于是社会逻辑又变了——学得好,做得好,都不如生得好!

这可就难为老王了,多读书多加班,这个方向老王努力过;买房致富奔小康,老王好不容易凑了6个钱宝上了车;可是……“生得好” 这个方向老王没办法。既然决定不了自己的出身,但能决定孩子的出身——不生。

 

 

年轻人自我意识觉醒的逻辑

灭霸也担心“撕裂社会”这招搞得太明显,很可能会被聪明的地球人给看出来,最后又组成复仇者联盟来反抗他。于是灭霸还掌握了一种烹制鸡汤的技能,可以让主动选择不生育的年轻人产生积极的心理因素,从而忽略掉他的阴谋。

灭霸打了一个响指——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了!

这段鸡汤看到过没?我相信很多人不止是看到过,还会背给家里催婚的爸妈听,我就见到老王背过,他背的时候很生硬,特别娘炮。

但是食利阶层的老赵很有见~识,心如明镜,一眼就看穿了老王的把戏。

老赵:“小王同志,你跟我说了那么多你不想生孩子的理由,又是个人价值实现,又是追逐梦想,又是体验未知什么的。我问你,要是你跟我一样有钱,孩子生下来就有专门聘请的高颜值双语保姆照顾,妻子也可以脱产在家,全职带娃,家里有私人医生随叫随到,有营养师天天给他配餐,家门口就有顶级双语幼儿园小学,长大了直接送到美国进常春藤,回来继承家产……

如果是这样的话,生孩子会阻止你实现个人价值?会阻止你追求梦想?会妨碍你体验各种未知?会让你的生活紧赶慢赶?会让你有衰老的恐惧?告诉你,50年之后,你一样会是80岁,不过是孤独无依的80岁。不结婚不生孩子,还想着找什么高级的理由,我看你就是穷~就是穷~是穷~穷~穷~~~

老王一下子就被老赵驳倒了,他满脑海里都是老赵喷着口水说他“穷穷穷”的回音。老王双手捂脸,泣不成声。

 

社长拍拍老王肩膀:“首先呐,咱得承认穷这个事实,而且阶级固化的情况下,个人努力所带来的改变非常有限。既然对于咱这样的穷人来说,追求个人生活体验与繁衍后代存在冲突,不能同时兼得。那么怎么选择就是你自己的事了。选择结婚生子,将其抚养成人享受为人父母的乐趣,挺好的;如果选择不扛起生育这一包袱,自己过得轻松快活,无拘无束,逍遥自在,也没什么可受指摘的!”

对于老王这样的年轻人,所谓的“自我意识的觉醒”。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 以前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更没想过该如何度过自己的人生。所以随大流,大家都考大学,那么他也上大学,大家都做IT,那么他也做IT,大家到了年纪都结婚生子……到这一节,他突然开窍了,他突然清楚了他想要的人生是什么样子,他发现生孩子在他的人生里并不是非要完成的事情,而且因为他穷,养育孩子还会一定程度上阻碍他追求梦想。其实生孩子这事吧,不生下来是不怎么想的。一生下来,由不得你不想,由不得你不变成娃奴,这和有钱没钱没太大关系。

2. 女性独立意识的崛起与社会地位的提高。现代女性受教育程度高,不仅了解怀孕与生产过程的风险,更是担心生完孩子会影响身材、影响职业发展,会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这要在古代你能想象吗?

而当代社会的男性则会报以理解并尊重的态度。社长家的太太要是不想生孩子,是绝对不会逼着她生的,甚至连思想上的压力都尽量避免给到她,完全尊重她自己的决定。一旦有一天,她母性大发,想要孩子了,那就生。

社长目前不敢要孩子,唯一的担心就是怕教不好他。

总结:

灭霸提出了资本经济的宇宙开发战略,改变了社会生产生活方式,培养成本巨大孩子从自己的劳动力变成了资本家的劳动力;

灭霸在中国试点“先富带后富”的不均衡发展战略,与房地产作为经济支柱的发展计划,造成社会撕裂,加速形成阶级固化。顺带着炒作学区房概念,以提高教育门槛进一步巩固阶级固化成果,底层阶级用不生育的方式保护自己不被多次收割。

年轻人不愿意生孩一方面是越来越佛系,对投入巨大的生育有强烈恐惧,另一方面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年轻人们,确实获得了自我与超我的需求,进而去逐梦人生,放弃生育。

最后,人口总数波动变化,其实是符合自然规律的。生命延续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繁殖,另一种是长生。两者不可得兼,比如《霍比特人》里的精灵族,寿命很长,出生率就低;兔子生命力低么,就繁殖力惊人。人类寿命随着文明进程越来越长的情况下,出生率越来越低是正常的自然现象,而且还很温和,不像以前总是通过瘟疫或战争来调整人口结构。

End!